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双花】你有本事抢Boss(一发完)

依旧是旧文存档。曾经发在《Love&Glory》合集里面的,主题是“拿冠军的都在谈恋爱”。超短篇一发完。
CP:双花,含微叶橙
私设:Q市为青岛市。

——————————

[世界][浅花迷人]你有本事抢Boss,你有本事开门啊!
[世界][再睡一夏]别躲在里面不出门我知道你在家!
[世界][浅花迷人]靠老孙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世界][无敌最俊朗]这还用说么?肯定是义斩那边的啊,兴欣同盟公会嘛。
浅花迷人又抄起一只手雷糊在门板上:“有本事出来单挑啊!关门打Boss算什么本事!”
隔着门板,叶修的声音依然能清晰地传过来:“别妄想炸开门了,哥在门后面顶了个盾,没十分钟你轰不开的。”
“别跟他废话。”
浅花迷人转了转视角,发现再睡一夏已经从兴欣的包围中杀出来了。狂剑士连看都没看房门,冲上去直接推墙。
张佳乐眼睛一亮,浅花迷人跟进,顺手在团队频道里招呼了一声:“聪明啊老孙。”
孙哲平的声音混杂着键盘敲打声从耳机里传来,一听就知道他又把耳机摘了放在桌子上:“跟你们霸图拆迁队学的。”
两个人迅速在墙上破了个大洞。
“里面的人听着,把Boss从屋里放出来,杀你们保证不捡装备!”
“来得挺快嘛。”迎面一杆战矛挑过来,一个ID是醉卧沙场的战斗法师站在两人面前。
张佳乐顿时大怒:“你刚才用的不是骑士么?!”
叶修笑道:“早跟你说过,哥开了八台电脑登陆有八个马甲。”
一来一回间三个角色已经开战了,张佳乐心说现在面前的既不是一叶之秋也没拿着却邪,怎么也不可能重现第三赛季的悲剧。于是浅花迷人放心的打出了自己的节奏,掩护再睡一夏向前攻击。
然后张佳乐听到对面叶修愉悦地轻笑一声。
“叶修你要不要脸!”孙哲平也怒了。
“谁也没说这是单挑啊。”火机轻飘飘落地,苏沐橙的声音在上方响起,火力线随着热感飞弹均匀铺开,把浅花迷人和再睡一夏同时包围。
“拆!”张佳乐当机立断,在团队频道里指挥。霸气雄图的成员们立即围住了屋子开始拆墙,看来是计划把Boss和兴欣一起埋在废墟下面。
叶修向着自家公会远远喊了一声:“杀快点!拆迁队来了!”
兴欣精英团里包子高叫道:“老大放心,我们城管大队绝对不会放过这种横行霸道的Boss!”
叶修在频道里打了个笑脸:“行了,开始打吧。”
风梳烟沐也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兴欣这都是群什么人呐!
自己怎么就输给了这样的队伍呐!
浅花迷人一边扔手雷一边抽搐,孙哲平淡定地和叶修说了句:“放心,不是大招蓄力,张佳乐只是在砸键盘而已。”
叶修感慨:“你还真了解他。”
“还好吧。”孙哲平笑笑。
“你和霸图的组队抢Boss,义斩就没什么意见?”醉卧沙场龙牙挑出,判定上恰好胜过地裂斩。
“义斩本来也就是请我做个指导,”孙哲平敲了敲键盘开始卖血,“相当于雇了个教练。我当然没什么战队归属感。当时签协议的时候就定下了,我可以不用来网游里帮忙。”再睡一夏步步逼近,醉卧沙场的血条降得很快。
“挺自由的啊。”叶修说着,醉卧沙场就开始后撤,风梳烟沐的火力顶上。
“时间拖延够了。”张佳乐对同系的枪炮师也比较熟悉,立即判断出这是要突围的节奏,“兴欣的Boss看来杀的差不多了,还有最后的一个机会。”
配合着张佳乐的话,房子开始摇晃,粉尘从屋顶落下稍稍遮蔽了视角。
两人各选了一条路窜出窗口上房顶。
孙哲平看着密密麻麻围了一圈的霸气雄图公会玩家,明白了张佳乐的意图:“打的是挖陪葬品的注意?”
张佳乐自信道:“我就不信这样叶修还能跑。”
几乎就在兴欣公会击杀Boss通知发布的那一瞬,房子轰然倒塌。
街道另一边的屋顶上,也同时闪出了一个人影。
[附近][葡萄美酒]谢谢了
[附近][葡萄美酒]我先走了
“你妹啊!”张佳乐一拍桌子,叶修果然无耻!在张佳乐带人拆迁的时候,这家伙居然换了元素法师的号摸了Boss瞬间移动跑了!
[附近][浅花迷人]无耻!你们公会的精英团都被你当炮灰了!丢了装备你们公会提供么!
[附近][葡萄美酒]小莫凡还留在那里,我们有信心一件装备都不丢
张佳乐吐血,莫凡的能力他很清楚,确实是一件蓝装都不会给他们留下。至于掉的那点经验,下两个副本就补回来了,人家兴欣确实没当回事儿。
桌面右下角企鹅闪动,张佳乐点开,是叶修的消息。
“看在你送我们一个Boss的份上,传你一份冠军秘诀。”
“听好了,拿冠军的都在谈恋爱。”
你特么的在逗我?张佳乐在输入框里打上个滚,想了想又删掉,关上了对话框。他发了一会儿呆,转手给孙哲平弹了一条私信:
“老孙,一起下个副本?”

荣耀75级新副本中有一个小副本叫冰原火影,名字起得颇有冰火九重天的气势,但地图让人一点激情都提不起来。白茫茫的雪层下可能是湖水、地面或者陷阱,作为小怪的小火龙又有喷火化冰的技能,路线一旦不对就有可能掉入水中,被迫面临水战;还有可能掉进陷阱,被加上Debuff或者直接封招3秒。
最令人发指的是这是个五人副本,连多余探路的人手都没有。没攻略的普通队伍下这个本,能否出去得看幸运值。
张佳乐和孙哲平幸运值都不高,所幸他们也不是普通队伍。
所以浅花迷人和再睡一夏随意地清扫着一路上的小火龙,遇水落水遇坑跳坑。
谁都没说话。
两人在地图上沉默着绕了一圈,最后爬上了一座雪山。
张佳乐拉起浅花迷人的视角抬头看天,荣耀的画面处理得极好,柔软的白色的云在空中缓缓滑过。
“这里风景不错。”
“嗯。”孙哲平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
又是长久的沉默。
巨大的火龙在不远的山脚下踱着步子,但谁都没有开怪,两个角色并肩站在山顶,看着冰封的大地和耀眼的阳光。
张佳乐突然有种荒谬的不真实感。他摘下耳机站起身来走到床边,把厚重的遮光窗帘拉开,让夏日温暖透明的阳光撒满小小的战队宿舍。
他关上空调,拉开玻璃窗。
迎面吹来的风没有想象中的灼热,它们穿过杨树的枝叶,夹着知了悠长的叫声,带着海洋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
楼下的音像店里放着几年前的歌,清澈的声音反复回响:
我们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
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
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
歌声、枝叶摇动簌簌的声音和远处的海浪声混杂在一起有些模糊不清,张佳乐勉强集中精神去竭力听清歌词。
最怕此生已经决定自己过
没有你
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他在窗边站了一会,转身去看电脑屏幕。屏幕反着光并不能看得很清楚,只是能隐隐约约看见队伍频道里多了几行字。
[队伍][再睡一夏]还在吗?
[队伍][再睡一夏]乐乐?
张佳乐戴上耳机,清了清嗓子,却开不了口。
[队伍][浅花迷人]老孙
[队伍][浅花迷人]叶修告诉我个事儿
[队伍][浅花迷人]他说拿冠军的都在谈恋爱
[队伍][浅花迷人]所以
[队伍][浅花迷人]我们也……
孙哲平的笑声突然从耳机里传过来,清晰得仿佛能听清每一丝电流声。
他说:“好啊。”
张佳乐突然安心了。
浅花迷人朝天扔了个闪光弹,从山顶跳了下去。
“没必要这么激动吧?居然跳崖庆祝?”
“去去去。哥这是冠军水准。”张佳乐准确地受身落地,“开怪了开怪了!”
Boss在充满斗志的光影中挣扎。

很久以后孙哲平开玩笑地对张佳乐说,叶修那个一听就知道是骗人的理由你居然也信。
张佳乐认真地回答,本来也没信,就是给自己找个理由而已。
我喜欢你,和冠军又没有关系。

五年前未曾绽放便已凋零的花朵,在五年后重新生根发芽,开得更为绚烂。

End

评论
热度 ( 18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