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LM/ER】Drunk

--------------------------------


“你们不会成功。”


“我们。”


“好,那就我们,我们不会成功。所有的未来都是一个样子,议会不会比国王更英明,民主不会比独裁更惬意。你,你就算为你的理想死在巴黎街头,这里的人们也没一个会觉察出不同,世界是无法被改变的,它只会自己一日一日腐朽下去,直到坍塌在尘埃里。我绝不信这能成功。”


“既然如此,”格朗泰尔听到安灼拉平静地反问,“那你又为什么选择和我站在一起呢?”


站在格朗泰尔面前的安灼拉突然像水中的倒影一样破碎散落,由此格朗泰尔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在梦中——格朗泰尔经常会梦到自己被厚重粘...

2019-06-06

“史蒂夫,你觉得怎么样?”


“唔嗯……?”史蒂夫把口中的爆米花艰难地吞下去,“我觉得有点夸张了,尤其是打雷那段。”


影院里的灯还没开,巴基在黑暗中戳了戳史蒂夫的胳膊——用的是左手——小声问道:“还有什么其他想法吗?”


“巴基,我看得到你的表情。”


史蒂夫在悠扬婉转的舞曲中伸出手,准确地在爆米花桶底抓住了巴基的钢铁手指。


“我认真的。”巴基换了右手抓爆米花,转过头打量着史蒂夫,“如果真有这么个可以回到过去的机会——”


他朝着荧幕扬了扬下巴:“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弥补了一段遗憾。”


史蒂夫干咳了几声:“其实在他们筹拍电影前,编剧来问过我关于时间旅行的想...

2019-04-24

格朗泰尔确信自己正在被杀死。


他听见恶魔在嚎叫,尖啸声在房间里重复回荡,邪恶的爪子用力拍打着桌面,震得人心烦意乱。


格朗泰尔试图通过翻身把耳朵压在枕头上,但这百分百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一部分振动从枕头传到脑袋里,而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仍然一分不少地接收着噪音。闹钟是人类社会的病毒,而清晨六点的闹钟是寄居在美好一天上的癌细胞。格朗泰尔不记得自己设定过这么早的闹钟——事实上他从来没买过闹钟,但朦胧的睡意打败了他的思维,此时此刻他只想诅咒那只尖叫的恶魔。


把被子拉过来蒙着头是不够的,格朗泰尔蜷起身体,向左滚了半圈,把被子的边缘压在身下;又向右滚了半圈——他可能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不过...

2019-01-21

摸鱼备份/诗人小恶魔和一个半夜不睡觉的梗

“现在已经很晚了。”

巴阿雷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大叫出声。

凌晨三点半通常意味着整个城市沉眠于睡梦中,连潜逃于黑夜的罪犯都不会在这个时间出没。巴阿雷环顾四周,街道上一片漆黑,声音的主人并不在他身边,这让他不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我在上面。”

声音又一次幽幽地飘过来,但不像刚才那么令人心生恐惧了。顺着指引,巴阿雷很快注意到了房顶上的男孩——让·普鲁维尔坐在街道右手边一座低矮的三层小楼的屋顶边缘,脚跟轻轻敲打着墙面,俯视着自己的朋友。

“我没带怀表,所以不能告诉你时间,但现在一定已经很晚了——或者,对新的一天来说还是太早了。你不去睡觉吗?”

巴阿...

2019-01-17

【LM/ER】有关星星、三色花和爱(05-07)

前文:

01-04


——————————————


05.


抵达霍格沃兹的当晚,学生们就把名字投入了火焰杯。这可怜的杯子需要用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消化分析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巫师的实力,因此在一整个白天中,全校都被热烈讨论的氛围笼罩着,几乎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最合适的参赛人选。有的人怀着盲目的自信,认为自己一定会是天选之人,而有的人则早早把这份希望寄托给了别人——


“我写了尼采的名字,晚一点又往里面扔了一张叔本华,让杯子仔细研究去吧。反正这事轮不到我。”


半人马首领艾布纳带着点儿谴责的意思用蹄子轻踢了一下格朗泰尔,就像教育自己那些淘气的晚辈。


“孩子,你还年轻,...

2018-12-28

【LM/ER】Molotov Cocktail

最后一发子弹也打空了,安灼拉把枪扔在地上,看着眼前的敌人。一个小队的人举着枪把他围住,他面前只有唯一一种结局。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领头的那个队长问道。


安灼拉对这种废话报以一声嗤笑。


“要开枪就快点。”他说。


在持枪而立的敌人后面,一个人踉跄着站了起身,往这边走来。


安灼拉敏锐地发现了那人的动作,继而发现那是格朗泰尔。这使他又燃起了一丝希望,格朗泰尔还活着,而且只要不暴露自己,就有希望继续活下去……


“怎么,我是错过了什么吗?”格朗泰尔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屋里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存在。安灼拉的心往下沉了一点,他想开口阻止,但格朗泰尔已经穿过了一排枪兵,走...

2018-12-25

【LM/ER】安灼拉的仓鼠朋友

一个关于六岁的E和他的宠物仓鼠R的故事。

冬眠这个突然悲伤(?)的展开来自呱老师 @呱子KAERU 

提前一个星期祝大家……圣诞快乐?


—————————————————————————


安灼拉六岁那年得到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盒,在看到蜷缩在铁丝笼角落里的小仓鼠时忍不住小声欢呼起来。那是一只有着茶色皮毛的小家伙,眼睛黑亮,脸颊圆润,背上三条褐色的花纹从头顶一直延伸到圆滚滚的屁股,看起来像一个大号的瓜子。


仓鼠在笼子里不安地挪动着,把脑袋贴在笼壁上,透过铁丝的缝隙观察着眼前的人类。小安灼拉欣喜而敬畏地捧着仓鼠笼,小心翼翼地问...

2018-12-19

【LM/ER】有关星星、三色花和爱(01-04)

HP AU,抱着“为什么所有同人里法国人都不读布斯巴顿”和“为什么JKR自己写出来的法国人也不读布斯巴顿”“难道布斯巴顿不是重点高中吗”的执着摸了个鱼(。

-----------------------------------------------------

Summary:

“是谁未经我的允许,就把天上的星星摘了下来……”

“是我。”安灼拉说。

-----------------------------------------------------

01.


“在布斯巴顿是没有宵禁的,每到晚上,我们就跑到城堡后面的树林里,在最高的树下唱歌,召唤山林仙子。”


霍格沃...

2018-12-03

【LM/ER】假性发情(Alpha!E/Beta!R)

Summary:马吕斯的劣质抑制剂导致了一次意外发情,作为信息素敏感型的Beta,格朗泰尔被拖进了这场意外里。

-------------------------------------------

手推车一发完

图链点这里

随缘点这里

-------------------------------------------

祝大家12月愉快。

2018-12-01
1 / 5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