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双花】繁花落尽时(一发完)

动画今天就要开播了,把四年前写的小短文搬过来存个档,为双花续一秒。
对比一下现在写的东西,自己简直毫无长进23333
私设:荣耀里角色死后还能听到语音。
CP:主双花,含微量叶橙
——————————

_繁_

第七赛季总决赛,百花备战室。
张佳乐用手指摩挲着两张第二区的旧帐号卡,有些失神。
百花缭乱,落花狼藉。
心中好像空了一块似的,他把两张账号卡用力按在胸前,仍旧没能阻挡那种失落感。
“第三年了。”他低声念道。
“混蛋,一声不响地离开,已经是第三年了。”
第二赛季刚刚加入战队的时候张佳乐就被硬推上了主力的位子,那个混蛋笑眯眯地说作为队长应该与主力全心全意地配合才对,于是打着“靠得近更方便配合”的旗号挤到张佳乐旁边角落的位置,把自己扔进转椅和阴影里,除了荣耀别的什么事都不干,典型的死宅作风。
“乐乐,帮我拿下账号卡。”张佳乐的位置的确要离那个放卡的抽屉近一些。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张佳乐翻出落花狼藉扔给他。
于是第二天,张佳乐刚刚走进训练室的门,就看见那个家伙把整个身体陷在对少年来说略显宽大的转椅里,笑着对他招手:
“乐乐,帮我拿一下账号卡。”
之后呢?张佳乐想。整个百花战队都在努力,尤其是他和那个家伙。他们不断练习,摸索着彼此的打法,直到第二赛季的结尾,才最终找到适合的方法——繁花血景。
每天练习帮那个家伙拿卡已经成了习惯,手指划过卡面,就能从战队几十张卡中准确地分辨出属于他们的那两张,从未出过错。
不过还真是难以想象,张佳乐坐在备战室里回忆,一个在游戏里奔放的狂剑士,在生活中居然会懒到连卡都懒得拿。
还记得那个人握着拳头送到脸前吹一口气,“像我这样打荣耀,也是很累的。”这么理直气壮地说。
末了还假模假样地叹口气:“没疯狂过的人,怎么会明白——”
当时的张佳乐说,竞技场见。
回到百花训练室张佳乐开了两台电脑,刷了两张卡进了模拟对战软件,二对二。
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并肩刷新在场上,面对两个电脑模拟的对手。
落花狼藉挥下重剑,开了嗜血奋战。百花缭乱略慢一拍,开枪射击。
两对键盘与鼠标的交替操作,一个人的繁花血景。
张佳乐想起那个家伙把自己的账号卡抢了给自己展示左右手配合,其实那个家伙也并不熟练,狂剑士一马当先地冲出去,不仅挡了弹药的视线,还巧妙地绕过了所有弹药能掩护到的地方,总能把自己准确地暴露在敌人的眼前。
“作孽啊老孙,闪开我来。”那个家伙在模拟对战里坚持了半分钟,半分钟后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同时扑街,张佳乐把他的转椅挤到一旁,自己凑过来要上手。
“哈哈哈哈哈,这不是差不多嘛!”张佳乐操纵下的两个角色仅仅多坚持了两秒,就这还是开局时走位了一下拖延出来的。
“去去去,这种技术比赛里又用不到,练这个干什么。”张佳乐这么说,然后趁那个家伙不注意,自己偷偷地练。
竞技场里的弹药和狂剑早已扑街,时间是52秒。张佳乐呆呆地看着屏幕。
一个人,始终做不到完美,始终做不到两个人的势不可挡。
“我已经努力过了,我试着像你一样疯狂。”
“可最后还是失败了。”
“你真的不回来了?”
“孙哲平……”
第七赛季结束后的第三天,张佳乐宣布退役。

——————————

_花_

“你在害怕什么?”
“你是谁!”
其实不用问,张佳乐也知道那个人是谁。嚣张的口气略带沙哑的声音,再睡一夏?连这种惫懒的风格都如此熟悉。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孙哲平你这个混蛋还不是又回来了。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这中二的,啧啧。
“和你一起?”四五年都过去了,还能打出配合么?
“可以。”
浅花迷人后踏一步随手扔出一只手雷,然后再睡一夏就来私聊了。
“乐乐你是不是又忘了组队了!”
——混账,这种有错就推到我身上的习惯居然都还没改。
张佳乐一边笑一边给他去了条组队申请,那边立即就组上了队开了嗜血奋战。
“上吧!”再睡一夏笑,挥舞手中的重剑冲上去就是一个地裂斩,浅花迷人紧跟着一发冰弹打出。
繁花血景再现。
心里的空白似乎被填上了,张佳乐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熟悉的老搭档让他似乎又回到了赛场上,再睡一夏的身影和落花狼藉战在一起有种微妙感,但他没有去在意那么多。
胜利!在荣耀赛场上在网游里,不管对手是谁,所追求的,只有胜利!
在这个夏天这个网游的地图上,熟悉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浅花迷人手中技能绽放,屏幕上混战一片,有一个挥舞着重剑的身影在眼前闪现,笑着说,我们一起吧。
直到落花狼藉冲进弹药的光影,张佳乐才突然清醒过来,手里的操作一顿,百花缭乱的冰弹技能取消。落花狼藉抓住再睡一夏补刀的时间差冲出了繁花血景的布置,把已经接近红血的浅花迷人直接放倒。
然后浅花迷人就躺在两个狂剑脚边,听着他们聊天。
一一谁心软了!明明是因为队长被砍死太难看,百花谷的仇恨我拉不起这才放水的。
一一切,节奏是狂剑主导?就算于锋是蓝雨过来的你也不能坑他啊。
一一这就走了?喂你至少也叫个牧师来复活一下我啊!
“老张你怎么了这是,表情这么微妙。”霸气雄图的一个流氓凑了过来,顺手拎了个牧师复活。张佳乐抬头看了看斜对面的林敬言,后者正从显示器后面探出头来一脸八卦地盯着他。
“没什么。”张佳乐笑笑,扫了眼队伍列表,浅花迷人由于死亡已经自动退队了。
这样正好。张佳乐用力戳着键盘,浅花迷人端起自动手枪,瞄准走远的再睡一夏,技能释放,干净利落地爆头。
再睡一夏在背击的伤害加成下被打得一个踉跄,转了转视角看着后面。接着张佳乐就收到一条私信:
“嗯,打得好。”
说的太正确了,张佳乐心情愉悦地想。
第一,我们现在在不同战队。
第二,居然被你这个中二又任性的家伙说教了,绝对不能忍。
第三,扔下我们的百花自己走掉,这笔账还没算呢。
……
不过,既然你又回到荣耀了,这些事,都可以暂时不去计较。
林敬言忧虑地给叶修去了条消息:
“老张最近心理状况不太对啊。你就别开着那张嘲讽脸天天在他面前晃了。”
叶修的回复言简意赅:
“你个至今没脱团的是不会理解这些的。”
“靠!联盟第一美女是你们家的很了不起是吧!368,532过来决一死战!

——————————

_落_

“在个人赛中出场的两位选手……是张佳乐和孙哲平!这两位想必有资历的观众都知道,他们曾经共同效力于百花战队,共同创造了震惊荣耀圈的繁花血景打法。现在曾经的搭档相遇在赛场上,让我们来关注一下他们会交流些什么……嗯?什么都没说?两人都是直接冲出,相遇开打……”
张佳乐在隔音的比赛席中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又一次打了解说的脸一一反正解说应该也习惯了。他只是专注地盯着屏幕,盯着屏幕上的再睡一夏。
对于孙哲平张佳乐自认是熟悉的,他知道孙哲平也一样熟悉他。旧的打法很显然已经不适于这场比赛了。
60个身位格,50个身位格,40个身位格……进入弹药专家射程,百花缭乱闪光弹起手,射击!
再睡一夏显然也在防备着,在闪光弹出手时跳起闪避。一瞬间光影射击已经覆盖了再睡一夏的整个视角,虽然伤害不高,但想要准确操作却极为困难。
别人可以嘲讽百花式打法是“好炫,但是没打中”,但孙哲平显然不会轻视这种四次杀进总决赛的打法。这种打法的精髓,就在于掩护。不管是掩护自己还是队友,在密集的光影中,都十分有用。
要掩护吗?那就破开吧!
再睡一夏迎面一个血影狂刀对上撞击式手雷,硬吃了一记攻击后,踏前一步。
“现在再睡一夏直接进入了百花式打法的死角!”解说惊呼。
张佳乐也微微惊讶了一下,居然这么快就破开了?他手下操作不停,向后退了一步。
光影攻势再次铺开,把再睡一夏完全笼罩。
果然是新打法么?孙哲平默念,掌握理论的话,重新学起,还来得及么?
来得及!张佳乐已经完全震惊了,孙哲平以掉了半管血的代价,在短时间内再次摸清了他的套路。
现在,狂剑的被动技能血气唤醒已经开启,昔日的第一狂剑,归来!
两人的APM已经飚到了巅峰数值。狂剑的近身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弹药作为中远程职业,不得不用更多的操作来保持距离和攻势。
职业级别的对战,不可能一直把对手锁在光影中,张佳乐是知道的。
但他没有想到,面对孙哲平的再睡一夏,会这么困难。
再睡一夏地裂斩,跳出。张佳乐一咬牙,百花缭乱放出弹药专家70级大招,乱雷。
乱雷的各式手雷稍稍阻挡了再睡一夏向前的脚步,百花缭乱整个角色也在烟雾中模糊不清,不知做了什么操作。
再睡一夏冲出烟雾,破灭斩!
轰!
轰!
轰!
百花缭乱手中的自动手枪射出三发反坦克炮,这是枪炮师20级技能,同为枪系的弹药专家自然也是可以学习的。
躲炮弹对孙哲平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手底一个Z字抖动,再睡一夏就从三发炮弹的间隙中穿过。但是……
轰!
机械专家的机械追踪!被踩中的小机器人炸开,再睡一夏立即进入了一个中招小僵直状态。接着又是一波攻击。
这是在模仿叶修的散人么?孙哲平皱眉,弹药本身就是攻击效果多样的职业,在张佳乐的手里更是被发扬出了百花式打法这种让对手眼花缭乱的手段。再睡一夏的血条已近见底,没有时间再寻找新的破局方法了。
但是不能放弃。
谁都没有松懈。
全力以赴,这是对荣耀的尊重,对比赛的尊重,也是对九年搭档的尊重。
再睡一夏,倒下。
“加油。”
“嗯。”

——————————

_尽_

但是霸图最终还是倒下了,倒在了半决赛,兴欣的手中。
叶修在网吧门口捡到一封匿名信,信上和叶修好好谈了谈人生。
叶修随便看了两眼,对老魏耸耸肩:“孙哲平写的。”
魏琛不信:“蒙的吧?老夫猜你连字都认不全。”
“滚边去,”叶修朝他扬了扬手里的信纸,“秀恩爱也不带这样的,闪瞎狗眼了。”
魏琛一把抢过来,照着念:“因为某些人的心狠手辣,乐乐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以致我不得不从身体到心灵的好好安慰他——啧,谁不知道张佳乐那天晚上夜不归宿啊,孙哲平还能要点脸不?”
“是不要脸。”叶修说,“居然匿名,我连垃圾话都喷不回去。”
张佳乐走出比赛席,瞥见孙哲平斜倚在备战室门口等他。
“打得太差了,和老林配合的那个地方还行,就是和整个团队脱节了。”
张佳乐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说。
“我还以为你要安慰安慰我,我连感动都准备好了。”
孙哲平推了推墨镜,从眼镜底下看他:“你还需要安慰?”
“其实输了这场我内心可空虚了真的。”
“行了行了。”孙哲平一把拉过他的手往外走,“让哥来安慰你空虚的心灵。”
张佳乐用另一只手从怀里摸了副墨镜扣眼上:“啧,跟叶修那混蛋打了半年挑战赛,老孙你人品直线下降啊。”
“霸图的老韩也不差,长得就一脸黑道样,将来退役了还能去收保护费。”
“你还是跟王杰希学学看相吧,什么眼神啊。”张佳乐说,“老韩那妥妥的是老大,你见过老大亲自去收钱么?”
张佳乐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孙哲平正在吸烟,红色的光点在黑夜中明灭不定——最近看的文艺小说有点多,张佳乐想——他平生最恨事后烟这种装逼至极的东西,把手里擦头发的毛巾扔了扑上去直接掐灭烟头,两人在床上滚成一团。
孙哲平低下头咬张佳乐的耳朵,声音含混不清:“再来一次?”
“算了吧,明早八点飞机回Q市。”张佳乐伸手抱住孙哲平在床上又滚了几圈,突然就笑了起来:
“哎老孙,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次一起抢Boss,咱俩就是这姿势团扑的。”
“记这么清楚啊。”孙哲平说,“杀了未来职业选手,那人可以自豪了”
“那家伙叫叶秋,哦现在是叶修了。”
“我明天得给他写封匿名信谈谈人生。”
然后两个人都沉默了。
张佳乐翻个身看着窗外,一字一句轻轻说:“我累了。”
“第三赛季,第五赛季,第七赛季,第九赛季。
“到现在,九年荣耀,却一次也没能拿到总冠军。
“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该放弃了……是该放弃了,我的巅峰年龄早就过去了,再接着打下去,或许没有必要。”
“唔……想想蓝雨前队长?那家伙都32了还在打。”
“别闹,那是兴欣替补。”
“兴欣核心主力都27了。”
“他有天赋。”
“你还有我。”
张佳乐怔怔地看着他。
“不能做搭档,我们还可以做很长时间的伴侣,怎么样?”
张佳乐没有回答。
“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不,就是觉得很耳熟……这不是五年前你走时我给你发的短信么?!你后来硬是说上飞机了没收到!”

——————————

_时_

最后张佳乐说,好。
即使在说这句话之前他已经追着孙哲平打了很久。
然后两人一起睡到八点半。
万幸的是飞机晚点两个小时。
后来夏休期就开始了,霸图老将决定,再来。
做出这个决定后,他们在整个漫长的夏天里围杀了叶修很多次来出气。
“哥又不是故意的!谁让哥一不小心就赢了轮回又拿了次冠军呢?”无敌最俊朗被围住时大叫。
江波涛好奇地前来围观,闻言手一抖就给了他一剑。
后来第十一赛季开始了,没有人看好霸图。
但韩文清说,叶修还在,他还能打,那么我也不会走。
张新杰说,我坚信霸图的配合是最适合我的。
林敬言说,喻文州给我极大启发,我想再试试提高操作精度。
张佳乐说,幸运E已经通过脱团被破解了。
尽管以叶修为首的选手对张佳乐秀恩爱的行为表达了极度的愤慨,但不得不说,张佳乐是对的。
第十一赛季,霸图再次登顶,赢得冠军。
九进季后赛,五进总决赛,一次冠军。张佳乐以这种成绩退役,无人不表示祝福。
除了各大公会的会长们。
继叶修的君莫笑后,一对叫浅花迷人和再睡一夏的角色也加入了抢野图Boss的行列,操作流畅走位风骚,半数Boss尽入其手。
“这怎么能算抢?我们帮你打了Boss,然后再把材料卖给你们,这不是互利共赢的事儿么?”浅花迷人说。
中草堂的天南星和蓝溪阁的春易老泪流满面:“你们还给百花谷和霸气雄图的人打折!”
“得了吧,从兴欣手里抠两个Boss出来也不容易。”再睡一夏说。
“是啊,要不是看在话唠大眼都快要退役的份上,材料我们早自己分了,谁带你们玩啊,你看轮回他们都没份儿。”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神说要有光说。
天南星和春易老再一次泪流满面。
从职业选手的角度看,张佳乐和孙哲平退役后的日子过得很无聊,但其中乐趣,也只有他们两个知道。
繁花落尽,终归于平淡。
曾有人再睡一夏,只为等一季浅花迷人。

_Fin_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