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楼诚】镜中人(五)

Warning:
*重要角色死亡(?)
*少量幻想设定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

明长官第二天收拾整齐,上午十点赶到了周公馆,下车时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吩咐司机阿诚:晚上六点来接我。附近有几个行人抬头瞥过来,明楼立即察觉到,提高了声音又加了一句:不准跟上次开会一样,磨磨蹭蹭,差点迟到!
司机站直了身子,在一个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冲明楼眨了眨眼,口气公事公办:知道了,明先生。
明楼接过阿诚递过来的文明杖,看阿诚为他通报了身份,头也不回往院里走去。阿诚目送他进了周佛海家,知道自己也该去干活了。
76号是各方势力汇聚之处,阿诚驱车去往极司菲尔路,挑出自己埋下的那些暗线,挨个敲打,收集情报。每到这种时候他都会带着点遗憾想起梁仲春——知情识趣,善财童子,又有把柄方便拿捏,实在是再好用不过了。可惜死得太早,作用还没发挥完全。没了梁仲春替他约束着底下人,阿诚的工作量大了不少。
——这个发报员看起来对大哥很有意见,不能留。
上下打点过一圈后,已经是下午三点。阿诚盯着手表愣了会儿,可能是觉得时间尚早,于是绕去了菜市场,买了些新鲜蔬菜。中间和鱼贩砍价又花了半个小时——跟在阿诚后面监视的特务简直不耐烦到要替他付钱买下了——把菜送回明公馆交托给阿香时,已是下午五点。
“阿诚哥,大少爷几点回来呀?”阿香手脚麻利地收拾着鱼,“今晚做锅烧河鳗,凉了就有腥味了。”
阿诚放下菜后在厨房顺便洗了手,随口嘱咐她:“不用等了,菜做好了在桌子上稍微留一点做做样子,你先吃吧。”
“你们两个都不回来吃了?今天的菜挺新鲜的,不尝尝很可惜的呀。”阿香虽然不知道家里的人都在做什么,不过也大概知道这是为了保护她。阿诚哥说要做做样子,那就是真的做样子。炒几个青菜摆好在桌子上假装在等人就可以了。如果有人来找大少爷,一概推说不知道,不知道去哪儿了,不知道几点回来。冲着明楼的面子,也不会有人为难阿香一个小姑娘。
“嗯。”阿诚啃着一个苹果简单答应着,两三口吃完后又开始剥一个煮蛋,桌上的黄油饼干也全吃下去。吃完准备去开车了,走到门前又折回来,寻了块油纸把茶几上的几块花生酥包了起来揣进风衣口袋。
“我们会带钥匙,睡前记得把客厅的灯打开,门锁好。”
“知道啦!”阿香在厨房清脆地应了一声。

阿诚站在周公馆门口,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圈周围。周公馆附近有五个人盯梢,不比明公馆的少。看来特高课这次也不是专门冲着明楼来的,周佛海也在日本人怀疑的范围内。隔着花圃能看到客厅的窗户,隐隐约约有女仆在收拾屋子。二楼窗帘拉着,看不到人影,阿诚习惯性代入了一下自己的狙击方式,发现附近也没什么合用的狙击点,于是安心,继续做他的戏。
周公馆附近的“眼睛”吃了晚饭换了两个班,看见周公馆内灯火辉煌,餐厅里推杯换盏正是热闹,而大门外明秘书依然守候在门口,只不过显得尤其不耐烦,一会敲敲栏杆,一会踢踢石子,或许还低声咒骂了几句。
“眼睛”们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也是没日没夜监视人,而这位秘书不仅要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只怕连晚饭都没得吃,于是顿时对明秘书起了同情心,同时在心里给额外的监视目标明楼长官添了个标签:目中无人,冷酷自私。倒是丝毫不像传说中的共产党。
阿诚倒是不如他表演得那么急躁,明楼卓越的演讲能力他是信服的,只是要说服周佛海趟这摊浑水,总要花点时间。照惯例,阿诚要把自己跟明楼的关系撇得干净,之后才有立场去干一些在明楼这个位置做不了的事,处理一些明楼在表面上看不到的人。

明秘书一直守到深夜,才如愿接到了满身酒气的明长官。把长官塞进后座,秘书的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摔上车门就把车开走了。“眼睛”目睹一切,默默给两人记了一笔不和。
“大哥,喝了多少?”
“几杯无妨,不伤胃。”
车开过转角,阿诚从前座拿起油纸包递向后面:“周佛海的饭局,想来大哥也吃不下多少。先用从家里带的花生酥垫着点,等回家再做宵夜。”
明楼接过纸包打开,先掰了一块,探身送到阿诚嘴边。阿诚只得叼住,含糊不清地抱怨道:“大哥别闹,赶紧吃。”
明楼等他咽下,不由分说又递过去一块,阿诚愤愤地在他伸过来的手指上轻咬了一下,明楼失笑:“自己没吃什么正经饭呢,光惦记我了。想着给你垫垫肚子,还不乐意。”
阿诚鼓着半边腮帮子,边嚼边跟他报告:“安顿其他同志,全体人员静默待命的消息传出去了,走了青帮一条线,这个人情有机会得还上。大哥你也吃点,花生很香的。”
明楼于是把剩下的一小块塞到自己嘴里,听阿诚报备细节:“二十根黄鱼换来的这条真鱼,总得值这个价才行。”
“阿香说鱼不错,可惜回家太晚,估计是尝不到了。”
“唉,可惜。”明楼半真半假地感叹了一句,阿诚从后视镜里瞥他。
“下次早点解决,我腿都站麻了。”
“但愿没有下次!”明楼叹息,“行啦,今晚都累了,回去我来煮面……”
阿诚一听苗头不对,迅速截住他:“大哥你休息,我来做宵夜。”明楼的清水煮面,那是真的连青菜都不晓得放的。

-----------------------------------------

今天下午去看了君名,惊恐地发现撞梗现场惨烈无比……停更几天冷静一下,改改文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