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楼诚】镜中人(四)

Warning:
*重要角色死亡(?)
*少量幻想设定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

1942年。

死间计划及其后续可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第三战区大捷,76号因怀疑上下大换血的同时,上海站也几乎被摧毁了。屹立不倒的明长官一手主持了76号的重建,不动声色地塞进了不少抗日志士,却没防住自己的上海站出内鬼。
一个中层联络员在威逼利诱下背叛了军统,把自己的一条下线卖给了特高课。特高课早已开始怀疑明楼的立场,于是并未将情报告知特务委员会,而是自己暗中调查。明楼察觉到了特高课的异动,却不好贸然排查军统的哪条线出了问题。只能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除去毒蝎小组曾经有着家人的特权,毒蛇从来都是单线联系。静默了半个月,内鬼在特高课的信任摇摇欲坠。明楼手上的情报改走中共地下党的线路,特高课抓不住任何把柄,只能迁怒毫无功绩的内鬼。
谁料内鬼狗急跳墙,一时交不出军统方面有价值的情报,就把主意打到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上,供出了军统和中共地下党上一次协同行动的联络点,特高课紧急抓捕之下枪杀了两个平民,逮住了三个中共地下党特工,又一并抓捕了十几个“嫌疑人”,直接秘密关押了起来,以明楼的身份地位都不能提审。
“大哥,我们不能冒险了。”阿诚直言,“特高课今天下午对窦乐安路咖啡馆全面布控,一个月内不能再去接头,否则就是自投罗网。”
“我当然知道。”明楼来回踱着步,“可是日军布防图我们好不容易拿到了手上,必须尽快传回组织。一个月过去黄花菜都凉了,我们——”
“没有其他联络点了,大哥。现在是眼镜蛇的‘蜕皮’期。我们也是为了安全才把几个同志暂时分配到了咖啡馆,结果没想到出了内鬼,直接出卖了联络点。”所谓蜕皮期是组织为了保护明楼的身份设定的,每年静默一段时间,更换所有联络点和密码本,直到更换完毕后整个情报系统才会重新运作。
按常例,蜕皮期内所有谍报人员应该转移阵地,隐蔽为上。窦乐安路上这间咖啡馆也是地下党前几年常用的隐蔽地,平时也清扫得很干净,即使被搜查也不会露出马脚。孰料家贼难防,没有被日本人发现,却被中国人出卖了。
明楼也是着急上头了,猛然记起这件事,更加懊恼:“还是考虑太不周全了,早应该在明公馆设一台发报机的,没有重大纰漏,特高课也不可能搜查到我们家里来……被抓捕的同志都是谁?”
阿诚犹豫了半晌,低声道:“‘鼹鼠’,‘渡鸦’,还有……‘蛇医’。”
“蛇医”苏医生,地下党的重要联络枢纽……明楼眼前一阵晕眩,差点没站住。阿诚上前一步扶住他:“大哥!”
明楼就着他的搀扶倚在书房沙发上。“那个军统内鬼,他对我们的人知道多少?”
“他只见过咖啡店老板‘鼹鼠’一个人,‘渡鸦’是他的上线,掩护其他人撤出咖啡馆时被抓到的。至于‘蛇医’,特高课包围咖啡馆时正在和‘鼹鼠’交谈,也被作为嫌疑分子带走了。”
“如果只有他一个叛徒,那么特高课就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明楼喃喃道,“76号知道国共一向不和,内鬼的话他们还要多斟酌几分,只要他们还想挖出更多情报,我们的同志就还有机会活命。”
或许是由于曾当着大姐的面,三番两次拒绝苏太太的介绍相亲,阿诚对这个扮演着“大姐的闺蜜”的女子总有一种愧疚感,再想到大姐,这种歉疚更深一层:“这样说来,苏太太他们只要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应该是不会有事的。”
明楼摆摆手,心知这事没那么简单。“苏太太和明家关系匪浅,若是他们只想揪出地下党还好,一旦76号有人想把我拉下水,必然会在她身上作文章。那些人的手段你也知道,一旦弄假成了真,局势就完全无法控制了。”
“那……尽快开始营救?”
明楼思虑重,道:“特高课对犯人严密关押,你如何营救?明台在76号的时候,要救他出来尚且困难……”
阿诚自然也知道营救不是话本故事,有几个绝世高手,行些调虎离山之计,便能千军万马中劫得囚犯。但是自小经历使然,他对世上大多数人都怀着警惕的心思,绝不付出过多信任。
特务机构上上下下鱼龙混杂,阿诚既然能“与明长官不和”,自然知道里面党争凶险,单是投诚过来的国民党,就有中统军统的不和,更有日本人埋下监视的暗线。明楼这个位置,就在盘根错节的势力中小心翼翼地平衡着,多压一根稻草,就可能全面崩盘。而对底下人那套栽赃陷害、伪造证据的把戏,他也是清楚得很。可不巧,日本人正吃这颠倒黑白的一套——明台的事就是个好例子。
总之,这几个同志在特高课多一天,大哥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无论是从大局还是从个人私欲,阿诚都不能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
然而现实情况相当棘手:特高课似乎对钩上的大鱼势在必得,以最高级别的守卫措施看住了逮捕来的十几个人,日夜不停审讯,至少就阿诚所知,横田课长已经两天没出审讯室了。日本人仿佛认定了特务委员会有内奸,打定主意不让汪伪政府的人接手。明楼就算想干涉,也是有心无力。
“备车。”按着额头思考了半小时,明楼终于站了起来。
阿诚给他取下架子上的大衣:“大哥,去哪里?”
“去周佛海那里。”明楼接过大衣,边向外走边披在身上,“特务委员会必须介入这件事,不管以什么理由。”

----------------------------------------
*苏医生代号“蛇医”的设定来自伪装者同名剧本小说,其他代号为杜撰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