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楼诚】镜中人(二)

Warning:
*重要角色死亡(?)
*少量幻想私设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

76号截获了一条来自重庆的密电。
“即日起,毒蛇停止在上海站一切活动,清理痕迹,撤回重庆。”
又是毒蛇——
明楼右手端茶杯左手拍桌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们啊你们,这都几年了?你们只知道军统在上海站有个毒蛇,到现在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他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传出多少情报,现在他要撤回重庆了,你们这帮废物就眼睁睁看着他走吗?!”
明楼的办公室里站了两排噤若寒蝉的下属。76号的两个处长杵在前排不敢应声,生怕长官的矛头对准自己。
“怎么了?你们低着头干什么?”明楼把茶杯掼在桌子上,溅出几滴滚烫的信阳毛尖。
“秦处长,您看了这封电报这么久,莫不是有什么高见?”
现任行动处处长诺诺应答,盯着那被浸湿的电报纸一角不敢抬头。
“钱处长手里情报网号称四通八达,明某人倒想问问了,如此天罗地网,究竟是逮不到这条毒蛇,还是有人在蓄意维护?”明楼又换了情报处处长质问,钱处长吓得一哆嗦,连连摇头,恨不得把家谱都呈上来,指天保证自己绝无二心。
明楼把电报纸夹回文件夹里,摔到两人面前:“两位处长这个表情,莫非是说76号束手无策,就这么放毒蛇离开上海么?整个特工总部上上下下都是吃饭不干事的,政府养你们做什么!”
两人百口莫辩,又不好说76号确实无能为力,只能鞠躬发誓,做假大空保证:属下一定努力,一定努力。
“一定努力?”
“竭尽全力!”
明楼装模作样地演了一番,自觉唱做俱佳,便将人都赶出办公室,借口理理思路,事实上,也确实是在整理思路。
这道语焉不详的命令落到日本人手里,倒不是什么大事。真正让明楼在意的,是命令背后蕴藏的政治深意。
——近几次的行动很顺利,该给军统吃下的利益半分没少,递送的情报没有错误。组织内部保密严格,自己行事也一向谨慎,应该没有暴露风险。
如若不是自己身份暴露即将被清洗,那就是国民党内部的争斗,已经到了需要把外派人员调回的地步了。
中统和军统一直以来互别苗头,明楼心里自然清楚。近些年军统坐大,也是上头那位委员长乐见的。然而全球的法西斯势力逐步败退,抗战的曙光已在眼前,以对日情报刺探为主要工作的军统,上风已经占不了多久了。加之陈氏兄弟的CC系经十余年经营,势力庞大,渗透入国民党各个机构,一旦战争胜利,权力的天平就会无可避免地倾斜。即使与陈氏兄弟关系再亲密,蒋委员长也不得不忌惮二人谋权篡位的可能性。而曾经以“拥蒋”为目标建立,而后解散的蓝衣社,自然会被蒋委员长记起。
此时下了命令,把明楼一类最早加入蓝衣社的成员召回重庆去,用意已经很明显,多半是蒋委员长又要借双方势力,去搞他那套互相制衡的政治权术,维持党内的平衡,也维护他的领袖地位。
也意味着,在国民党不久后的动向中,有中统崛起的机会了,明楼想。

–––––––––

明诚点燃那份写着调令的电报,下意识抚上自己的额头。
这些年来,大智慧未曾学到,小习惯倒是跟着大哥学了个八成,现在倒是活得越来越像大哥了,他暗暗苦笑。
与明楼不同,明诚一开始就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与军统的联系,多半由大哥维持。军统内部对上海站站长这个职位只有一个代号,毒蛇。这个代号曾经由他们共享。
现在重庆方面下达这个通知,明诚并不感觉意外。三年前的眼镜蛇事件使军统突生警惕,召回毒蛇是必然的——如果不是因为死间计划填进去了半个上海站的人手,毒蜂这个情报处处长都折了进去,以致上海站人才匮乏,几年来无人可用,明诚早该被隔离审查了。明楼给他留下的最后的保护就是上海站这个烂摊子,硬逼着军统把明诚留下,让明诚用三年的时间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忠心。
三年里明诚一手把控着上海站的发展。在完成军统下达任务的同时,也在不动声色慢慢同化着上海站的部分人员。
甚至不用刻意引导,军统高层是个什么嘴脸,了解越深,也就越清楚。最基层的特工用生命探索维持一条安全的运输线路,高层转手就能耗了这些人的心血来发国难财。派系倾轧,利益争夺,桩桩件件都燃烧着民脂民膏。这些事实看的久了,心也就凉了,明诚再以雁过拔毛之举,作反面形象。有良知和远见的特工,自然会去寻找更优秀的领导人。
到如今,毒蛇的大半下线都已经有了倾向共产党的想法,如今两党目标暂时一致,为国效力时还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是涉及国共之争时,这些人的加入将会成为组织重要的助力。
如今形势,潜伏在日伪内部的特工即将失去价值。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任务又趋完成,明诚冷笑,只怕是上峰磨刀霍霍,准备对同胞出手了。试图召回毒蛇,一方面是军统对他的立场不放心,终究还是要审查一遍;另一方面,即使明诚公开的身份依旧是个上不了台面的明家管家,但毕竟手里有着继承来的明氏企业实打实的财富。若能笼络明诚,就能得到一个小金库,和一员精明能干的悍将,若明诚身份异常,自有人去吞并明家家业,清洗明诚这个叛徒。
只是不知这次审查,自己是会被查出共产党身份,予以清除,还是会洗清身上嫌疑,再次被作为一枚棋子,投入另一种斗争中。
明诚沉吟片刻,又想到自己这几年缺少助力,行事确是急躁了些,不细看还好,仔细查起来,一时难以掩盖露出的所有马脚。军统有心为难的话,自己无根无基,也是瞒不过去。如此分析,又陷入犹豫中,这重庆,多半是有去无回。
想来还是大哥看得长远些,在法国时就已理清了繁杂的形式,提前埋好了大量关系,如果是大哥还在,面对这种情况应该是如鱼得水的。
又一页写满字的纸归于灰烬,明诚沉默着看纸上的名字被火焰一点点吞噬。
满页的明楼。
满心的明楼。
大哥,如果是你,你会回重庆吗?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