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伪装者】【楼诚】你丫好烦三十题

你丫好烦三十题

1.不小心听到恋人在自慰时叫了自己的名字。

明楼觉得阿诚从伏龙芝回来后就怪怪的,仿佛在故意躲着他。
难道自己的非分之想被发现了?明楼不是不难过的,阿诚已经是一个优秀的特工了,想必早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小动作。主动疏远或许是最有效的办法,毕竟阿诚还是他的二弟,是他漫漫长夜中惟一的战友。有些秘而不宣的绮念,只能假装从未存在过。
直到离别巴黎那晚的酒宴上阿诚替他挡下那杯加了料的红酒,将自己反锁在浴室里死也不出来。
明楼在外面扯着嗓子喊他不要用冷水,被阿诚打发走去煮醒酒汤。炉上的小锅咕嘟嘟冒着泡,明楼盯了会锅,念起阿诚进浴室的时候没带睡衣。给他送进去吧,他想。
最后明楼还是在浴室门前站住了,因为听到了门里压抑的喘息声。
和自己的名字。
他站了很久,直到山楂糕和橘子被煮成黏糊糊的一锅。
或许是时候找个机会,说清楚了?

2.模仿电影里的高端动作。

“格斗的时候不要转身甩风衣!不要在没把握的情况下夺枪!都是华而不实的空架子!”
“我看大哥和阿诚哥都是这样打架的。”明台不服气地辩解。
那能一样么,王天风暗骂,毒蛇转身是为了划眼镜片,他副官甩风衣掩护拔枪的动作也是军统一景。
看看,两个不务正业的兄长把我学生给潜移默化成了什么样子。
混账。

3.杀人现场一样的房间。

“你这是要跟我算账啊,你是谁家养大的?”
“那是不是你们家把我养大我就要白伺候你一辈子啊!”
明楼抓起瓷杯砸到地上,又顺手把那个他看不顺眼的玻璃镇纸也一起摔了。
大哥,演得有点过了。阿诚以眼神示意。
反正也该换一个了。明楼十分坦然。
那你自己打扫好了,我今晚回自己房间住。
“滚,滚出去!”
这戏什么时候演完啊,明楼恍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4.厨房战争。

“大哥,你出去。咱们家只有这一个锅了。”

5.梦话。

优秀的地下工作者不允许说梦话。
况且,他们惯以一个眼神代替所有的语言。
即使是梦境也不能摧毁这种默契。

6.做爱时要不要关灯。

明家加上桂姨有六个人,其中四个是特工。
你敢不关灯吗?敢吗?
阿诚以眼神控诉大哥的任性。
明楼在那双湿漉漉大眼的瞪视下伸手把灯关了。
然后又被踢下床去确认门锁好了没。

7.被透剧。

“我是从七十年后来的时间旅行者。”面前突兀出现在明公馆里的女孩被枪指着有点紧张,但是目光清澈,不似说谎。
阿诚与明楼对视一眼,稍稍下移了枪口,但仍未放松警惕,毕竟时空穿越这种事闻所未闻,又哪里那么巧被他们遇到。更何况离藤田规定的时间不远了,再不抓紧时间送走大姐,等去了火车站,就是任人宰割的局面。
“我知道很多即将发生的事,比如……”女孩着急地讲述着什么,却在话出口的刹那失去了声音,她对未来的描述如同隔了一层毛玻璃,在两人的面前模糊不清。
一切语言和文字被隔绝,女孩最终只能放弃了向两人警示未来的危险。二人心下已是了然,想必前路仍然崎岖,不过——早已有牺牲一切的准备。
“那么,七十年后的中国,是什么样子呢?”
女孩收起一脸的失落,重又振奋:“山河仍在,国泰民安。”
“这就够了。”

8.拖延症。

明楼和明诚都有严重的拖延症,一句话的事,从巴黎拖延到上海,从黑暗中的踽踽独行独行拖延到黎明前夕携手并肩。
暴露在枪口下的那刻,两个人都在想,我为什么没有早说呢?
“幸好你我还有话未说出口。”明楼喟叹,“任务已圆满完成,若是了无遗憾,哪里有力量支撑我们死里逃生。”
明诚微笑:“生同衾,死共穴,早已没什么遗憾了。只是想让大哥活下来而已。”
明楼也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多少年的事了怎么还提,该刷碗了。”
“再等等,我还有本书没看完。”

9.夏天被独占的电风扇。

“大哥,你坐在那里,全家人都吹不到风了。”

10.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偷吃。

“冰箱里的棒棒糖呢?”
“明台拿去哄女朋友了。”
“面包呢?”
“阿香拿去喂鸽子了。”
“奶油饼干呢?”
“大姐拿去做零食了。”
“那么大哥,”阿诚从厨房探出头来,“我砸的十斤核桃去哪儿了?”
坐在沙发上假装看报的明楼摸了摸鼻子,竖起报纸悄悄把最后一块核桃塞进嘴里。
毁尸灭迹,毫不留情,明长官深谙此道。

11.人作死就会死。

汪曼春在越狱的当夜,杀人抢劫后改变主意,去绑架了匆匆回家照看大姐的阿诚。
后来阿诚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还带回了汪曼春从梁仲春家抢到的钱,外加一张被泪水浸湿的字条给明楼。
“师哥,我错了,我对权力和利益一无所知。”
“她这是怎么了?”明楼莫名其妙。
明·三面间谍·专业敛财·貔貅·诚笑而不语。

12.在衣柜里翻出女装。

又到换季时,明楼回沪的第一个秋天,阿诚为他整理衣柜。
“大哥,你衣柜里怎么会有女装?”阿诚抬手把一条粉色的公主裙拎起来,偷偷在明楼身上比划了一下。
“我知道我知道,”路过书房的明台凑上来,“哎呀这不是大哥去巴黎前偷偷给曼春姐买的裙子嘛,怕大姐发火还藏了起来,结果到现在都没送出去啊?”
“胡闹。”明楼把手上报纸卷起来敲了明台一下,“那么多年不回家住,我自己都忘了,你倒记得清楚。”
明台嬉皮笑脸地带上门,出去找曼丽了。明楼反倒开始不自在起来,隔一会就要从报纸后面偷偷观察一下阿诚。
最后他的报纸被一把掀掉,人也被压倒在沙发上。
阿诚在他耳边轻声说,行了,我不介意。

13.破廉耻的春梦。

心怀鬼胎的两人各自在早餐桌上沉默着。
刚来巴黎的明台不明所以。
“你们俩今天早上折腾什么呢?凌晨四点阿诚哥起来洗衣服,好不容易洗完回房间了,没过半小时大哥也出来了,你们还让不让我倒时差了啊!”

14.连续十次平局。

明公馆后院的羽毛球场。小少爷第九次跟阿诚打成平局。
“你啊,也就逗着他玩。”趁着明台回屋去接电话,明楼笑着点点他。
“大哥要上场陪我玩玩么?”阿诚用球拍拨弄明楼的报纸,被他信手夺了下来。
“我倒是想玩,只怕明台不会让我安心打一场球。”明楼以眼神示意阿诚,后者看到明台套了件衣服打声招呼匆匆出门,应该是收到组里通知前去开会了。
阿诚会意:“狩猎计划经由郭骑云转到明台手里,小家伙肯定会对你严密监视,少不了多加试探。”
“打球这种事,等到周四尘埃落定以后吧。”
……
至于体力不支的大哥和技巧不足的小明打成平手,双双倒地无力起身,那就是后来的事了。

15.猎奇的手机铃声。(现代商战AU)

阿诚的手机铃声从来都是默认铃声,中规中矩,并不引人注目。
架不住明家有个好奇心重且动手能力极强的小弟。
“明总,您的咖啡。”明秘书长把咖啡送进会议室,从进门到明楼面前已经不着痕迹地瞥过了五份摊开在桌上的材料。咖啡杯转手时视线交汇,明楼在明诚的眼神里读出他所求信息的同时传达了下一步计划,明诚略微点头示意准备离开,一如既往。
如果明诚的手机没有响起来的话。
“阿诚哥,救命啊!再不接电话我就要被大哥抽死啦!”
会议室里的所有人有幸见到一幕奇景,喜怒不形于色的明总和温柔缄默的明秘书长的脸,一起变了色。
明·只是出门吃饭忘带钱·百分百空手立flag·台并不知道自己将会经历什么。

16.起床气。

也许说出来没人相信,明楼如此克制的人也有起床气。
叫他起床的阿诚无法迁怒,一般只能发泄在熊孩子明台身上。
也许说出来没人相信,明诚如此隐忍的人也有起床气。
把他吵起来的小家伙是管不了了,阿诚选择把大哥也叫醒。
看到弟弟们早早起床的大姐明镜表示很欣慰。

17.偷养宠物。(代号宠物化AU)

这几天夜莺总是心神不宁,朱徽茵很是发愁。
你看看,毛都要掉光了,这可怎么办。
沪上风云变幻,经济司和特务委员会迎来了新的长官,正逢地下党内部有了调动,眼镜蛇被分派到上海。朱徽茵怀疑夜莺的异常和空降的两位长官之一有关。毕竟作为特工人员的专属宠物,夜莺也是有灵性的。她在76号侦听组潜伏下来打了一年杂,夜莺是第一次对新成员的加入做出反应。
就是反应有点激烈。
果不其然,下午朱徽茵就在明楼长官那里对上了暗号。看着一条眼镜蛇从明长官的包里滑出来盘到桌上的青瓷瓶子上,夜莺惊恐得连声音都哆嗦起来。
安抚了自家一见天敌就怂的鸟,朱徽茵简要汇报了一下工作情况,话没说完明秘书长破门而入,受到惊吓的朱徽茵一把抓起肩上的夜莺塞进兜里,眼前发黑想着完了这下暴露了,我这个月的党费还没交看来可以省了。
明长官摆了摆手,没事,自己人,这是青瓷。
朱徽茵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就接话,诶我知道的,是传说中那个不养宠物只收集杯具的茶几组合嘛,组长烟缸那可是我当年的梦中情人,喔还有后来连续两年被评选为校花的青瓷大大……青瓷大大?!
明诚把蛇从瓶子上一圈圈揭下来,末了把一脸不情愿的蛇塞回明楼的公文包里,低声解释:“在伏龙芝他们评着玩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没跟大哥提。”
明楼看他,是哦,你入党也不是什么大事呢,所以也瞒着我。
二人眼神交流了三十秒,朱徽茵才从大起大落大悲大喜间回过神。第一个念头不是党费,不是男神,是心疼自己,和自己的夜莺。
在76号偷偷养宠物传情报好难啊,又要被天敌吓,又要被喂狗粮。

18.熊孩子来寄宿。

“啊!……我再也不敢了!嗷呜!大哥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不敲门随便进你房间了……嗷啊啊啊我错了!”

19.抽象画。

“我记得阿诚会画画,画技总上不了档次,充其量就是街头画家的水准。”
明楼抓过公文包抽出一张画,亮在王天风眼前:“知道你要来,我家阿诚特意给你画了张像,我觉得挺传神的。”
看着王天风气得肝疼,再看看那张画,阿诚讶异地回头。
大哥,你怎么把我临摹的《呐喊》给带出来了?
我看挺合适。
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会。明楼说,你们两个出去。
阿诚转身就走。
大哥看得很准,他想,我们这种人的孤独和不安,再激烈也是无声的。
祝死间计划能够成功,叹死间计划得以成功。

20.无聊的短信。

——今晚想吃什么?
——你。
阿诚哼了一声,把手机塞回衣袋。在蔬菜区挑了几根苦瓜,拣了一把香菜,临到收款台又折回去称了一斤五仁月饼。

21."其实我是外星人。"

汪曼春:“师哥,你要拒绝我就直说,不用编这种话应付我。”
“哦那好,其实我喜欢的是阿诚。”
“你刚才说你是哪个星系来的?”

22.胃在翻滚。

阿诚哥出差了,大姐带着阿香回了苏州。
我想出去找曼丽吃饭,大哥居然用长官的身份镇压我。
今晚大哥做饭。
明台绝笔 于1940年5月2日
后来这篇日记被明楼发现了,小明又被按在凳子上打了一顿。
为了安慰小少爷受伤的身体和心灵,阿诚回来后亲自下厨给他做了一份欧培拉。
把蛋糕端给缩在床上的明台,阿诚下楼去书房汇报出差情况。
话没说两句,阿诚清晰地听到咽口水的声音。
明楼咳了一声,转过身去:“以后记得换身衣服再过来,全身都是蛋糕的味道。”
“大哥,厨房里还有一块,我去给您端来?”阿诚忍着笑打开了书房的门。
“不必……那再来杯牛奶吧。”

23.发酒疯。(现代AU)

“阿诚,为什么你要如此待我!命运将我送到你身边,给了我世间最美好的宝物,我想陪你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人生哲学谈到诗词歌赋。我只想把你囚禁在我的身边,用一生去爱你。可是命运却又如此残酷,将你从我身边残忍地夺走。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可以了,汪曼春已经走了。”
昏黄的路灯下,明楼一瞬间收起了脸上所有的悲痛,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口酒气。
“大哥,演得有点过了。汪曼春只想要一个结果,你其实不必在同学会上直接出柜。”阿诚顿了顿,低笑,“倒好像我才是那个渣男。”
“推三阻四,不如直接让她死心。”
“虽然说得有点道理……不过大哥,你能松手把我的腰放开吗,我要去开车了。”

24.每天上班都看到秘书在装死。

“阿诚呢?”
“阿诚先生说,说……”
“说什么?”
“说如果明长官叫他,就回答说他死了。”
明楼琢磨着,可能是自己昨晚半夜翻窗上二楼吓着他了。

25.刷仇恨。

桂姨总觉得背后凉凉的。
自从她回来之后,阿诚就搬回楼上去住了。
明长官的怨恨简直要凝成实体。

26.凶手就是你。(混合同人穿越)

家庭妇女买菜被当街枪杀。
回过神发现自己拖着桂姨的尸体往坑里扔的李熏然当场就懵逼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我是杀人凶手?
睁眼就发现自己左肩又受伤的阿诚也懵逼了。
怎么又是左肩?大哥知道么?什么你说这是我自己打的?
明楼:“昨天那个说自己叫萧景琰,今天你说自己叫李熏然,好吧,那我的阿诚呢?你们把他弄哪儿去了?”

27.喋喋不休。

如果眼神交流也能算作语言的话。

28.棒读。

“是爱情,曾经美好,却为家族所不容的爱情。”明·面无表情·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毫无诚意·楼如是说。
啊,好感人,我差点就信了呢,藤田腹诽。

29.故意拿错领带。

不存在故意,拿错了也没问题。
反正他们两个人的领带差不多。
不是同款就是红蓝情侣款。

30.小学生级别的争执。

“郭副官?怎么是你?”
“阿诚先生?你也来接人了啊。”
“先生和毒蜂又在里面吵架呢?”
“是啊……唉。”
阿诚有种等着接幼儿园小朋友回家的错觉。

评论 ( 24 )
热度 ( 622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