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王牌特工】All things will be better(接王男2结尾,无cp短完含剧透)

无心搞cp,只想写点幻想中的全员HE
含剧透,还没看的小伙伴们慎点


“醒了?”


Merlin眨了眨眼,发现自己正吊着一条腿瘫在病床上。前Galahad特工Harry拄着把黑伞在他床头站定,从镜片下面深沉地俯视他。


“防弹衣替你挡了大部分弹片,但你伤势也不轻。左腿粉碎性骨折,外加中度脑震荡——现在晕吗?”


Merlin盯着天花板上那个K形状的灯管,看着它在视野里扭曲成一个M形。


“晕。”他老老实实回答。


“那下次就别替人踩地雷了。”Harry冲他温和地笑笑,“把你拼回来可不容易。”


Merlin一介文职,原本是抱着牺牲的信念换下Eggsy的,猛然从死亡线上被救回来,有点不适应这种死里逃生的调侃。他尴尬地扭头,假装四处看风景——病床旁还拉着帘子,目力所及之处房间装饰十分眼熟,是Kingsman一贯的优雅绅士,和美国佬的简单粗暴又是不同的风格——他们应该是回家了。


“Eggsy呢?”他问。


“半个月前刚举办的婚礼,就在你昏迷期间。”Harry叹了口气,“现在理直气壮地请了婚假,去度蜜月了。”


Merlin顶着发蒙的脑袋回想了半天,记起来这位现任Galahad确实有个身份高贵的公主女友,现在如果不出意外,多半已经是亲王之尊。


“以后也少派点任务给他吧。”Merlin下意识地絮叨,“以他现在的身份,可能不太适合再做一名特工……”


Harry看着长吁短叹的Merlin,眼中奇异的神色一闪而过。


“没关系,毕竟Kingsman短期内是重建不起来的。”他说。


Merlin愣了一秒。


然后黄金圈、爆炸和大雨中的废墟自记忆中全数涌出,爆炸般地灌进他的脑袋里。


“上帝啊……”他闭上眼,把自己突突发疼的太阳穴砸进枕头里,“就我们三个人了?”


Harry给他纠正:“目前能用的就我一个。Eggsy度假去了,你还不能算个劳动力。”


Merlin闭着眼睛,在人为制造的黑暗里深吸一口气,之前和Eggsy东奔西跑追查线索,唯一的祭奠是对饮一场。现在大仇得报,神经猛然松懈下来,家破人亡般的绝望感一时淹没了思绪。


Harry看他神色不对,猛然想起好像还没人跟他提过Kingsman这边的后续处理工作:“你有多久没回裁缝铺了?”


Merlin茫然地看着他:“爆炸后就没回来过。”


“好吧,对你来说是个惊喜——”


Harry把帘子一把拉开,Merlin目瞪口呆地看着大房间里另外的十一张病床,上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他半死不活的Arthur和骑士同僚们。


“你跑去求援之后,联邦特工派来的医疗队从废墟里刨出来的。”Harry向着病床微一点头示意,“一个比一个会装病演戏,联邦医疗队给他们精心治疗了一个多月,居然没一个人能直立行走。”


离Merlin的病床最近的是个代号为Kay的年轻人,此时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来晃了晃,算作是打招呼,继而气若游丝地反驳:“Galahad,你这是污蔑……”


“最过分的是Lancelot特工,”Harry充耳不闻,看向Merlin的眼神里充满了谴责,仿佛是在指责他管理不严,“来找我代开假条的时候包着绷带一瘸一拐,假条一到手,扔下拐杖跑得比兔子都快,现在已经在海滩给自己晒日光浴了。”


这小姑娘也算是Harry看着成长起来的,此时被拿出来点名批评坑蒙拐骗,变相指责Merlin在Harry死后不带好头,教坏了原本勤勉的新人特工。


Merlin呆呆地点头应下了这口黑锅,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些失而复得的伙伴们。


“所以我说,Kingsman最近得暂停营业。”Harry拿雨伞敲了敲Kay的床脚,把伸出来打算偷吃小桌上苹果的那只手吓得缩回去,“人手不继,无能为力。”


Merlin低低地笑起来:“人都还活着,这就够了。”他反复张了张嘴,震荡后的脑子里一片夹杂着喜悦的混乱,最后也没说出什么别的感想来。


Harry替他整了整被角:“你先休息吧,重建工作还早着呢。”


他起身走到病房门口,扭转门把手的时候听见Merlin在背后喊他:“再过几天就把Eggsy那混账小子叫回来吧,顺便把我旁边这群病号的假也给销了。”


“怎么?”Harry回身,冲他疑惑地挑挑眉。


“骗病假可不是绅士的行为。”Merlin抓起自己床头柜上的苹果扔给邻床,“还有世界等着我们Kingsman去拯救呢。”


评论 ( 16 )
热度 ( 43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