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盾冬】饲养一只熊猫是什么体验

这是一个有关老冰棍们意外地成为饲养员的故事


1.

 

饲养一只熊猫是什么体验?

 

美国队长严肃地说:“熊猫是一种杀伤力很大的动物。”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正抱着一只熊猫幼崽喂食,因而遭到了复仇者们的一致嘲笑。

 

“这个小家伙哪里来的杀伤力?就因为它比较可爱吗?”山姆伸手想去呼噜一把熊猫崽子的毛,被史蒂夫转身躲开。

 

托尼朝他举了举手里的咖啡杯:“认真的,队长?你怀里抱着的那只甚至才六七个月大呢。”

 

“我作证。”冬日战士阴沉着脸——鉴于他一反常态地戴了面罩,只能从他紧皱的眉头看出他的心情并不好,“不要轻易招惹凯蒂。”

 

“你们居然给它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克林特几乎要笑得从沙发滚到地上,“要我说这就是一个可爱的毛团子,来吧凯蒂小宝贝,让我摸一摸——嗷!”

 

把克林特的手指从凯蒂——现在他对这个名字表示极度反对——牙齿间拔出来花了整整十分钟,刚刚还温顺可爱的黑白毛团儿双目赤红,暴躁异常,一有人靠近就拳打脚踢,同时还会加重嘴上的力度,把克林特折腾得眼含热泪。

 

一番兵荒马乱后众人重新坐回沙发上,这次换了冬日战士抱着熊猫幼崽,金属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梳理着它身上的毛发。而史蒂夫正在解释这只熊猫的来源。

 

“九头蛇在人类中进行的实验并不顺利,七十年来只有巴基……”史蒂夫停顿了下来,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巴基,似乎是想安抚他。冬日战士摇摇头,接过史蒂夫的话:

 

“控制人类的大脑并不简单,因此在我摆脱控制后,九头蛇调整了自己的计划,他们混入国家动物园,给动物幼崽注射血清并加以洗脑,这样就有几率改造出性价比极高,且更易受控制的猛兽。”

 

以在座众人的视力,自然能把巴基怀中吃饱喝足昏昏欲睡的毛团看个清楚。小家伙刚刚闹腾了一番,六亲不认程度简直超过暴走的冬兵,此刻可能是从应激暴躁状态中恢复过来了,整只熊猫崽儿软软地瘫在冬日战士身上,憨态可掬,人畜无害。

 

巴基挠了挠它的耳朵,它打了个哈欠,露出一口整齐锋利的小白牙。

 

“太残忍了。”冬日战士痛心地说,“你们看它耳朵边上的毛,都被烫卷了。”

 

“没错。”美国队长跟着附和,“九头蛇居然对这么无辜的动物下手,简直没有人性。”


“中士,就要吃午饭了,你戴了一上午的面罩不摘吗?”娜塔莎研究完了熊猫头上的伤痕,此时对着巴基发问。

 

冬日战士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把面罩取了下来,脸颊上五根整齐的粉色爪痕正在快速愈合。

 

“再过半小时就能完全长好了,抓得不深。”

 

“都说熊猫杀伤力大,现在我信了。”山姆悄悄对克林特说,“你看,冬兵看熊猫的眼神,跟队长看冬兵的眼神一模一样的。这俩人审美从来一致。”

 

克林特吮着自己手指头上的伤口,心有戚戚地点了点头。

 

 

2.

 

寇森双手举起昏迷中的熊猫,崇敬地塞进队长怀里。

 

“由于电击,它的精神极不稳定,只有同源的血清携带者才能使它暂时平静下来。”

 

史蒂夫一边怀着怜爱的心情接过熊猫,一边腹诽人和动物打同样的血清,九头蛇怕不是失了智。

 

“我和巴基需要照顾它多久?”

 

“我们每星期会固定做两次检查,它被训练的时间不长,保守估计两个月就能恢复正常了。”

 

两个月,史蒂夫想,就当是养了一只宠物。况且这个沉睡中的小家伙有着和巴基相似的经历,也许共同照顾一只熊猫能使巴基感受到家庭的爱和温暖……

 

“好的。”他一口答应。

 

就在把熊猫抱回家的那天晚上,史蒂夫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失去了巴基的爱。

 

“瞎想什么呢,史蒂夫。”巴基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我永远爱你。”

 

“那我能擦一下我的盾牌吗?明天上班要用……”

 

“不行,凯蒂还没玩够。”

 

熊猫崽子抱着盾牌,一口竹子一口星盾地啃,也不知道是在吃饭还是在磨牙,振金的盾牌当然不会被咬坏,但边缘的红漆已经掉了一圈。

 

“巴基,盾牌已经开始掉漆了……”

 

巴基唰一下就站了起来,史蒂夫欣慰地看着他抽出了熊猫幼崽爪间抱着的盾牌。

 

“乖,不要啃这个,油漆对身体不好。”

 

巴基左右看了看,把自己的左手递了过去,耐心地诱哄玩具被拿走而陷入沮丧的熊猫。

 

“要不然你啃这个也可以,材质是一样的。”

 

那天晚上熊猫崽子抱着巴基的金属臂睡在主卧的床上,史蒂夫仰面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带着牙齿印儿的盾牌,陷入了沉思。

 

我当初把熊猫接回来是为了什么来着?

 

 

3.

 

九头蛇留下的影响一向是残忍而难以消除的,即使对象只是一只未成年的熊猫。

 

在史蒂夫的认知中,熊猫就是一种温和无害的可爱动物,可爱程度只比他的巴基差那么一点。

 

然后他第一次意识到,这种动物的杀伤力可能也只比冬日战士差那么一点。

 

这只小家伙奔跑起来速度堪比史蒂夫这个超级战士,考虑到拥有同样的血清,在它成年后追逐史蒂夫应该就像野猫追逐蜗牛那样轻松。同样的,它的力气也差不多有一头成年熊的水准,即使它还远未长大。

 

这是史蒂夫和巴基一人挨了一招旋风熊掌后得出的结论。

 

狂化的熊猫和被洗脑的冬日战士行为如出一辙,在电击灌入的狂躁情绪中,他们会下意识地攻击身边的所有人。以史蒂夫的经验,此时不能采取强制措施,否则只会激活九头蛇埋下的对抗指令,只能由着熊猫发泄自己的暴力,然后加以安抚,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巴基用铁臂挡了一口咬杀,转头看史蒂夫,眼里充满感动:

 

“所以当时我失控的时候……你也这样由着我打吗?”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感觉自己还是没办法对巴基撒谎。

 

“不是。”他说,“你不一样,上床日一顿就恢复理智了。”

 

“哦。”

 

等到两人一熊都冷静下来,早已过了半夜。巴基抱着熊猫崽子瘫在沙发上,史蒂夫把打碎的花瓶装进垃圾袋收拾起来,然后扑到沙发上,把另外两个战士抱了个满怀。

 

“都怪九头蛇。”他闷闷地说。

 

巴基从熊猫毛茸茸的肚皮底下艰难地抽出一只手,抚摸史蒂夫脸上的熊掌印:“它已经在慢慢好起来了。”

 

史蒂夫顺着他的手掌啄吻他的手指,学着熊猫的样子把巴基的一根手指含在嘴里,含糊不清地应和:

 

“对。”

 

凯蒂会好起来的,你也会好起来的,我们都会好起来的。

 

“有人想吃点夜宵吗?”他在熊猫柔软的背部皮毛上蹭了蹭眼睛,抬起头来时又变成了那个自信温柔的史蒂夫。

 

由于睡眠不足而带着黑眼圈的冬日战士和天生黑眼圈的熊猫幼崽动作一致地点了点头。

 

“我去煎个蛋。”

 

直到史蒂夫走进厨房,还能听见巴基的喊声:

 

“史蒂夫宝贝儿,记得多煎两片培根,我们家凯蒂也是个食肉动物!”

 

温暖的灯光下火苗舔舐着锅底,煎蛋在锅里发出嗞嗞的响声,客厅里巴基抱着熊猫幼崽,在絮絮叨叨地教它什么人是不可以攻击的。

 

那一瞬间,史蒂夫觉得,一个家至此,已经接近完美了。

 

 

4.

 

受过的伤总有痊愈的时候,周一的例行检查时,史蒂夫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对于凯蒂来说,长久生活在人类家庭中并不是很好的选择,既然九头蛇给它造成的影响已经基本消除,那么最好还是把它送回原来的生活环境中。

 

亲自驱车把凯蒂送归国家动物园时,史蒂夫和巴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毕竟共同生活的两个月里,他们已经把这只熊猫当做了家人,要放手并不轻松。

 

走出园区时,史蒂夫把动物园特意赠送的一只熊猫玩偶塞给了巴基。

 

“好啦,巴基,我们还是可以常常来看它的,如果你愿意,它永远是我们的家人。”

 

巴基吸了吸鼻子,把熊猫又塞回史蒂夫怀里:“擦擦眼角吧史蒂夫,你眼眶都红了,明明是你比较在意它。”

 

史蒂夫摇了摇头:“我只是希望它可以过得更平静,希望以后都不会出现这么残忍的事了。”

 

巴基还想再说什么,史蒂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思路。这通电话来得太过突然,史蒂夫接起电话,果不其然听到了寇森紧急任务的通知。

 

“队长,我是寇森。”

 

“是我,有任务吗?”史蒂夫整理了一下心情,把有关熊猫的伤感清扫一空,换上严肃的工作态度。

 

“是这样的,我们又破获了一起九头蛇的动物实验……是的,在珍稀动物大熊猫被我们营救后,他们将目标转向了其他动物。目前已经清点出的动物有一头野猪,一只河马,还有一只幼年的美洲狮……”

 

史蒂夫眼前一黑。

 

“队长,队长?你在听吗?”

 

 ---------

赶上了8月31的尾巴!祝辰辰生日快乐  @BlueErx右辰 


评论 ( 28 )
热度 ( 272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