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Evanstan】我们绝不剧透(上)

  • 8.13塞甜甜生贺

  • 盾冬提及

  • 本文设定有夸张成分,漫威影业是一家很好,很好的公司。我说完了,可以把狙击枪放下了吗?


“我们可能没有世界上口风最严的演员,但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手。”

——漫威影业

 

1.

 

“要不要再串一遍词?”Sebastian紧张地问Chris,而Chris只是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已经背得很熟练了,Seb,现在需要的是放松。”

 

眼看Chris的手又开始习惯性地从肩部往自己的胸上滑,Sebastian长叹一口气,把他的手拍下去,继续背自己的稿子。本来今天的访谈节目他应该和以往都配合默契的Anthony Mackie一起接受采访,但是这位共患难过的兄弟被临时分配给了Scarlett做搭档,在Sebastian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兴高采烈地去和女神对采访稿了,空留Sebastian面对虎视眈眈的记者们。

 

倒也不是空留——他还把Scarlett原本的搭档给换过来了。Chirs Evans,美国队长的扮演者,同时也是Sebastian为之烦恼数年的暗恋对象。

 

还不如没有,Sebastian把脑袋埋进臂弯里,自暴自弃地想。不是说他不乐意见到Chris,相反,能和Chris一起公开接受采访他也开心的要命,但是绝对不是在漫威电影的宣传期,尤其不在狙击手荷枪实弹特工埋伏齐全的今天——他和Chris一起出现,通常只意味着一个问题:

 

“在这部电影中,美国队长和冬兵的关系发展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呢?”

 

而这就是节目前剧组小会议上千叮咛万嘱咐,宁可吃枪子儿也决不能透露的重点。在这部《美国队长4》中,美国队长和冬兵,历尽艰辛万苦,熬过生离死别,终于战胜了九头蛇反派,然后不负众望地——结婚了。

 

虽然美国队长的求婚过程只是长达两小时的超级英雄电影中不到五分钟的小小片段,但是看在“给美国队长找个男朋友”都能数次刷上热门话题榜的份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爆炸力度丝毫不亚于美国总统穿着草裙当众跳钢管舞。

 

为此,作为冬兵的扮演者,Sebastian严阵以待,置好友们的聚会邀请于不顾,熬夜准备了好几个晚上,从记者提问的各个可能性出发,仔细写出了一份“零剧透采访稿”,以“我们绝不剧透”为框架,“I know”“You Know”“I don’t know”为具体内容,加上生动的表情点缀(“Will,你觉得我的狗狗眼够诚恳吗?”“我觉得已经足够动人了,求求你放我回家陪老婆吧。”),最后只要再加上搭档Anthony和他天衣无缝的配合,把实质性内容用信口开河的胡扯糊弄过去,那么记者多半是不会在他们两个身上多浪费时间了。Sebastian早在复仇者联盟的时期就学会了满口跑火车,状态好的时候甚至能给试图探听消息的记者编出一个冬兵独立电影的内容来。

 

但是,上帝啊,多加了一个Chris,难度级别一下变成了地狱模式。虽然Sebastian不太想承认,但是Chris和他之间的配合简直有辱他们六部电影的合作史。理论上,他们两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演员,各自应付自己的采访毫无问题。但是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访谈就会变得疏漏百出。

 

以往宣传期中两人难得搭档,Chris和Sebastian总是会相对无言,陷入诡异的沉默,又或者两个人为了避免尴尬而一起转移话题,结果一个口误就把重点剧情透了底。上一次犯下这个错误时Sebastian无意间剧透了美国队长会结束流浪回到复仇者联盟,而狙击手打爆了Sebastian头顶的灯泡以示警告,这一次Sebastian毫不怀疑红点会瞄准在自己的额头上。

 

这不仅仅是Sebastian一个人造成的。拜托,作为一个称职的演员,他当然能处理好感情和工作的关系,就算他偶尔放空在Chris从容迷人的嗓音里,只要Chris能给他一个小提示,他也能立马把自己拉回来,回到采访的状态中。但是Chris……

 

天知道Chris在想什么?他总是用一种专注而深情的目光打量着Sebastian,直到Sebastian被看出一身鸡皮疙瘩。Sebastian有时也会怀疑Chris是在故意撩他,但往往下一秒他就能摆出一副“美国队长总是正义的”表情,替他拿掉脸颊上的一根头发,或者弹掉衣服上的一只小飞虫,把Sebastian的幻想掐灭在萌芽阶段。那是暧昧吗?Sebastian不敢确定,也不想确定。稳定的爱情需要时间和空间的双重考量,而Chris和他都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即使他们心有灵犀,彼此有着好感,挑破这层关系后,这段感情如何维持也是一个难题。

 

更别提Chris根本不配合——别说暧昧了,就连Sebastian一时语塞的时候他也很少救场,更多时候,他就只是诚恳地盯着Sebastian,直到主持人接过话头,打破演播室的一片寂静。

 

不怪我啊,Sebastian痛不欲生地想,任谁被Chris这样盯着都要语无伦次,拍戏时至少还有个剧本能帮助他进入状态,脱口秀节目他要去哪里找剧本?等他把逻辑清晰不含剧透的词句组织出来,估计漫威的狙击手都已经收工回家领工资了。

 

这不仅仅是感情问题,这甚至关乎到自己还有没有命活着离开演播室。就目前的状态来说,Sebastian觉得自己生存几率渺茫。

 

在Sebastian终于焦虑到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墓地的时候,Chris终于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他轻轻在Sebastian的椅背上敲了敲,把这个撇着嘴角的小甜心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Seb,采访开始之前我们得谈谈……”他试图安抚Sebastian,“别这么紧张,你看Holland每部电影都要剧透,现在不还是活蹦乱跳的么?”

 

“但是,”Sebastian把个人的感情抛开,严肃地跟他讲道理,“Tom上个月可是在脱口秀中途被漫威特工破门而入绑走的,现在还没有消息,八成是被拖去洗脑了。等他洗脑结束,漫威把我们干掉,刚好可以重启一部冬日蜘蛛队长之类的独立电影。因此现在是最应该提高警惕的时候。”

 

Chris发现自己无法反驳这个逻辑,而且居然觉得Sebastian说得还挺有道理的。漫威电影宇宙正处在一个更新换代的时期,老一代演员片约纷纷到期,新一代的故事正在架构完成。此时倒确实是卸磨杀驴的好时机……

 

但是这并不是重点!

 

Chris把金属手国旗制服的蜘蛛侠赶出自己的脑海,重新组织语言。

 

“我知道,我们在采访上可能有些配合问题,一紧张就容易造成剧透。这关乎我们两个的生命安全,我是说,我们可以试着想个办法,解决一下。比如说这样。”

 

Sebastian挑起眉毛,疑惑地看向他,Chris清了清嗓子,模仿主持人的语气:“请问你们在片场有什么难忘的记忆吗?”

 

他在自己的椅子上坐正,回到被采访的模式,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Sebastian看过来。

 

“你注意一下我的姿势,如果我在摸大腿,就说明这个问题我没把握,如果你有好主意,就先回答,我看情况补充。如果我在摸胸,那么说明这个问题我有把握能更好地回答,可以让我先说。你也是一样,放下杯子表示可以回答,拿起杯子表示不方便回答。这样我们就能通过暗号转移话题的回答者,保证始终能有一个人在说话,既不会冷场,也不会自相矛盾。况且一个人来解释,总能比两个人冷静,能最大限度地防止剧透。”

 

“这倒是个好办法……”Sebastian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

 

“你能摸自己的胸和大腿,而不是我的吗?这样我容易误会。”

 

Chris动作一滞,顺势在他的胸上拍了两下,大笑着收回了自己的手:“没什么可误会的,哈哈哈哈哈。”

 

误会可大了,Sebastian想。

 

他把墓地咨询网页关掉,把自己欢呼雀跃的小小期待同样关了起来。

 

 

2.

 

节目很顺利地开始了。

 

作为热场,《美国队长4》的片花被首先播放了一遍,屏幕上美国队长Steve Rogers身穿星条旗图案的紧身衣,在废墟中飞速奔跑着。紧随其后的是一连串的碎片影像,课堂、医院、行色匆匆的车站机场,九头蛇的标志隐匿在各个角落中。接下来的镜头依次扫过几个牵涉到这次事件中的超级英雄:黑寡妇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停下了脚步,扶了扶墨镜,敏感地回望身后;晨练后的猎鹰刚刚打开家门,似是察觉到什么一般驻足不前;13号特工举枪瞄准,子弹随着BGM的鼓点射出,弹壳落在地上,弹动了几下,随即滚入一片黑暗。

 

“……砍掉一个头,再长出两个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低语。

 

话音未落,漆黑的画面被猛然击破,星盾飞出,在空中绕了一个漂亮的弧度,继而被另一只铁臂稳稳接住。

 

镜头上移,短发的冬兵把盾抛回给美国队长,两人眼神交汇,并没有说话,冬兵微微点头,而美国队长转身,镜头转向他的视线所及之处,成群的九头蛇军队正列阵等待。

 

大屏幕的画面随着片名和LOGO的逐次出现而暗了下去,灯光随即亮了起来。Chris和Sebastian顺次从后台走出,在沙发上坐下。落座时Sebastian忐忑不安地扫视了一下全场,不出意外地,没有发现异常。但是根据经验,观众席上应该隐蔽着四到五个特工,对面的大楼上至少埋伏有一个狙击手,他们严密监察着演员的动态,以便在剧透时迅速控制场面。

 

可以,这会是我职业生涯的一次挑战,Sebastian暗暗给自己打气,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们一定不会剧透的,一定不会。

 

开始的几个问题都没有什么威胁。电影的故事背景,如何承接上一部的剧情,这些问题该如何回答,主持人和演员都心照不宣。Chris和Sebastian按着每人先回答一个问题的节奏稳步进行着节目的录制,Sebastian甚至产生了“这次一定会顺利”的错觉。

 

然而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后,主持人提问的角度也开始逐渐刁钻。Chris在复仇者联盟三和四中得以幸存的大胡子这次没能逃脱厄运,为了配合美国队长归队后的形象被刮了个干净。而Sebastian所饰演的冬兵这次也改变了造型,把头发剪短,重现了第一部中Bucky的形象。

 

“我想美国队长系列的忠实观众应该会很乐意看到你们以经典的造型回归,尤其是我们的美国甜心Chris,刮掉胡子的感觉怎么样?”

 

Chris摸了摸下巴。

 

“有点冷。”

 

主持人配合着吹了一声口哨:“也许你需要一个面罩。”

 

Sebastian熟练地接话:“我的每一个面罩都是九头蛇限量版,绝对不会借给他的。”

 

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笑声,主持人冲两个人挤了挤眼睛:“那么在本部电影中,有没有哪位幸运的女士能温暖到美国队长冰冷的脸颊呢?”

 

“没有。”涉及敏感问题,Sebastian脱口而出,继而在观众的“YOOOOOOO”声中意识到了自己反应过度了。

 

“看来我们的Bucky对这件事很在意啊。”

 

“我是说,”Sebastian清了清嗓子,扯出一个Bucky式的迷人笑容,“我当然清楚了,毕竟作为最好的朋友,我也很为他的恋爱担忧。”

 

“不用这么担心。”主持人调侃他,“队长对Bucky绝对忠诚。”

 

“是的。”Chris跟着用力点头。

 

Sebastian觉得这话自己没法接,内心呼唤主持人赶紧换下一个话题,不管说什么都好,赶紧把美国队长的恋爱话题这一页揭过去。

 

“Sebastian也出演过很多作品了,有一个有意思的说法是这样的,在你身上有一个定律……”

 

还不如不换呢。Sebastian听了前半句就知道主持人憋着什么坏水了,下意识一口否认:“不是。”

 

Chris在一边拍着大腿狂笑,Sebastian糟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搭档。主持人不动声色地把后半句补完:

 

“大家总结出,每隔三年你就会出演一个Gay或者是相关角色,但是这个规律神奇地闪避了《美国队长》这一系列的电影,现在到了这个系列的最后一部,你必须给我们交个底了。这个角色是不是……”

 

“我必须提醒大家,Bucky在第一部里可是号称布鲁克林小王子。”Sebastian义正言辞地说,“约会过的女孩子可以从这里拐两个弯然后排到门口。”

 

“据我所知那些女孩子们现在都已经是老妇人了,而Bucky仍然没有新女友。”主持人补下第一刀。

 

“他在九头蛇手里断断续续冰封了七十年。”Sebastian据理力争。

 

“同样被冻了七十年的美国队长可是吻过两个女孩子了呢。”主持人补下第二刀。

 

“美国队长又没有和她们在恋爱!”Sebastian垂死挣扎。

 

“那美国队长和谁在恋爱呢?”主持人收网,扔出第三刀,正中Sebastian死穴。

 

Sebastian张着嘴愣了两秒,看了一眼手端正放在膝盖上,根本没有打算替他辩解的Chris,决定抵抗到底。

 

“I don´t know.”他斩钉截铁地说,对主持人不怀好意的笑容视而不见。

 

 

3.

 

Chris换了个姿势,倚在一边的沙发扶手上,用更舒适的角度看着Sebastian。

 

Sebastian和他在一起总有些不自在,Chris其实一直知道。Sebastian有时会抱怨Chris和他搭档时不够活跃,Chris也只是笑笑。

 

他可以和任何一个同事一起大声说笑、互相拆台,也可以单独自如地应付各种采访,但是和Sebastian在一起,他总会不自主地紧张起来,仿佛一个青涩到不知该如何在公众面前和心上人交流的大男孩。

 

冷场当然不是一个人造成的,Chris甚至觉得自己比Sebastian更容易走神,有时访谈陷入了僵局,Sebastian会用膝盖顶顶他,用那双绿色的大眼睛瞪着Chris,无声地恳求他救场。Chris本应该接过他的话头熟练地帮他打圆场,却总是不由自主陷进他的眼睛里。

 

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他更甜了吧,Chris想。

 

很久以前,他们还是可以在镜头下坦然地互相开玩笑、互相打趣的,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拥抱和触碰带上了灼热的温度,无意的对视充满了暧昧的气息。在种种刻意的小动作下,Chris能感受到Sebastian对他也抱有相当的好感,但是Chris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应当将对彼此的好感挑明。诚然,在一个影视公司可以公然持枪威胁艺人的年代,同性绯闻并不算什么大事。但Sebastian选择避而不谈,Chris也就尊重了他的选择。

 

Sebastian不喜欢用分分合合的花边新闻博取热度,Chris还记得。Sebastian想要一段稳定长久的婚姻,Chris也清楚。无数次Chris想要快刀斩乱麻地表明心意,却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立场和能力来保证这段感情不会成为娱乐圈的牺牲品。

 

Chris是个控制狂,却不是毫无理智的控制狂。当自己都不能确保完全掌控这段感情时,Chris只能选择暂且搁置。或许会有命中注定的契机使他敢于放手一搏,又或许两人的缘分只能止步于此——在Sebastian专注于和主持人的问答之时,Chris略微走了个神,被Sebastian用胳膊肘不着痕迹地撞了一下以示提醒——不管结果如何,都是以后要考虑的了。

 

至少现在,Chris要面临的考验远远重于自己的爱情。

 

和Sebastian把能聊的都聊完了,主持人把火力转向了一直养精蓄锐的Chris。几番试图挖掘新电影的剧情,都被Chris熟练地挡了回去。节目时间过半,两人同时感觉到了压力: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不那么好打发了。

 

Chris以一个片场的乌龙事件替Sebastian的上一个问题做了补充,此时主持人慢悠悠地晃着手里的话筒,正用一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眼神打量他:“说到超级英雄们各自的家庭问题,我们都知道,现在还单身的英雄们寥寥无几了。钢铁侠在电影宇宙中从花花公子到订婚用了四部电影;雷神带洛基回到阿斯加德(台下出现了会意的笑声,主持人回以"同道中人"的微笑)也用了三部电影,而幻视这样的年轻超级英雄,在诞生之初就已经有小女朋友了。而美国队长已经进行到了第四部,据我们的内线消息称,在拍摄中,片场曾经出现过一个丝绒的小盒子……”

 

吓唬谁呢,Sebastian和Chris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笃定。电影中的确有这么一个道具,装着Steve和Bucky的婚戒,但是出场时间寥寥,拍完求婚那一场戏后就再没出现在演员们的手指上过,剩下的戏份里,它们按照剧情好好地挂在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脖子上——Bucky用于作战的左手总不能一直套着枚昂贵的戒指。因此主持人这一问多半是在诈他们,不可能有切实的证据——Chris摸了摸胸,Sebastian会意地拿起了水杯,抿了一口,等着Chris来应对。

 

Chris正襟危坐,严肃地回答:“我们不知道什么戒……”

 

主持人冷笑一声。

 

Sebastian把刚喝进去的水喷了出来。

 

Chris听着观众席上整齐划一的尖叫声,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和那个R开头的单词一起吞进肚子里。

 

Sebastian终于放下了杯子,一脸震惊地看着他,Chris几乎都能从他的表情读出他绝望的内心活动。

 

观众席的边角上有几个人站了起来,似乎正在朝着过道移动。Chris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判断出那就是漫威的特工,如果再不做点补救,恐怕他们两个就得横着离开这里了——

 

Sebastian向前探了探身子,急切地想帮他打圆场:“不,Chris刚才说的是盒子,我们的电影中并没有用到戒指——噢不,用到盒子。”

 

主持人挑了挑眉。

 

完了,越抹越黑。Chris扭头看了一眼Sebastian,又看了看观众席上的几个特工,行动最快的一个已经到了舞台边缘。

 

Chris的大脑在压力中飞速运转,短短几秒内想出了一个可以暂时应付一下局面的说法,这个解释来得如此巧妙,仿佛上天给Chris送来的绝佳机会。但是对Sebastian来说无异于绑架,Chris不想违背Sebastian的意愿——

 

Chris发觉Sebastian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膝盖。

 

“情况紧急,你说什么我都会尽力配合。”Sebastian用极低的声音说。主持人一直在注意着他们两个的互动,此时对疑似串口供的行为不仅没有制止,反而信心百倍地由着他们窃窃私语,仿佛笃定他们必然剧透。

 

得到Sebastian的首肯,Chris定了定心神,用上了自己最令人信服的语气:

 

“在这部电影中,的确没有用到这个盒子。事实上,这是我们的私人物品。”

 


(下)←戳这里

评论 ( 43 )
热度 ( 341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