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涯

只会写写废萌小甜饼什么的

【盾冬盾】书店来客(盲狙2017高考山东卷)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自己的感悟和联想,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60分)

    某书店开启24小时经营模式。两年来,每到深夜,当大部分顾客离去,有一些人却走进书店。他们中有喜欢夜读的市民,有自习的大学生,有外来务工人员,也有流浪者和拾荒者。书店从来不驱赶任何人,工作人员说:“有些人经常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但他们只要来看书,哪怕只看一眼,只看一行,都是我们的读者;甚至有的人只是进来休息,我们也觉得自己的工作时有意义的。”

要求:①选好角度,自拟立意;②自拟题目;③除诗歌外,文体不限;④文体特征明显。

  • 漫画蛇盾梗

  • 这根本不是作文

————————

德里克把自己缩在报纸后面,用余光瞥着书店一角面色阴沉的男人。


这家书店和对面快餐店一样是24小时营业,然而客流量往往是天差地别。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很多饥肠辘辘的球迷会在凌晨两点的比赛结束后冲上街来一顿垃圾食品当夜宵,可是有谁会在凌晨两点踏进一家阴森森的小书店?


除了现在这个正站在他书店角落里的人。戴着棒球帽和口罩,头发半长不短,低头似乎在翻阅着什么。身上的衣服颜色也有些暗淡——等等,前襟上那是血迹吧?


或许是德里克的视线太明显,男人抬头扫了德里克一眼,接着绕过书店中间展览新书的台子朝他走来。


通缉犯?抢劫?德里克脑中一瞬间闪过很多不妙的猜想,以“男人走到自己面前”开头,以“自己被当场射杀”结尾。他把头埋在报纸里,估量了一下今天书店的营业额,盘算着现在报警能不能在抢劫犯掏枪之前救自己一命。然后他绝望地看见男人把手伸进了衣兜里——


拿出了一个钱包。


“这本。”


男人把声音压得很低,因为口罩的原因,还有点模糊不清。他手里拿着的那本漫画德里克也熟悉,封面上美国队长举盾向前,胸前制服破损,露出了内层九头蛇的标志。


德里克脑内一片茫然,手上动作麻利地给他找零。男人瞪着他——准确地说,瞪着他手上的漫画,面色不善,仿佛对这本期刊很不满意。


到底有谁会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在凌晨两点走进一家书店,就为了买一本自己不喜欢的漫画?


德里克的疑惑在男人一拳击晕闯入书店的劫匪时得到了解答。


“哥们儿,替我保密。”冬日战士对他严肃地说。


德里克莫名其妙就拥有了前苏联杀手的友谊。


说是友谊,实际上也就是巴基拜托他把每个月美国队长的漫画给他留一份,而他会在凌晨两点夜深人静时,穿过三个街区溜进书店,取走那本杂志。


“为什么来我这里买?”德里克捏着签名,仍旧没想明白。


巴基严肃地用铁手指敲他的柜台,敲得德里克心惊胆战:“是这样的,我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这本漫画带回家,史蒂夫不看漫画,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所以为了躲着史蒂夫,我只能夜里出来——只有你的书店还营业。”


信息量有点大。


“我下个月再来。”


仍旧在处理信息的德里克呆呆地看着冬日战士出了书店,消失在纽约的茫茫黑夜中。


——————————


娜塔莎在史蒂夫进门的一瞬间改变了话题。


“陪我打一场,我最近状态下滑了。”她冷静地说。


“好。”巴基接话,“我让你一只手。”


他们从沙发上站起来,娜塔莎伸出手极自然地抓起了一本漫画,在手里卷了卷,把封底露在外面,“神盾局地下训练场等你,我先去热个身。”


巴基把娜塔莎送出门,转头吻了吻史蒂夫的脸颊:“有没有受伤?”


“一切顺利,几只变异的野兽而已,已经送回研究中心了。”


“好。”巴基把头在他颈窝里埋了一会儿,又匆匆转身离开,“神盾给我的那个长期任务刚好也结束了,下次我陪你一起去。娜塔莎约我去训练,我得换个衣服。”


史蒂夫透过窗户看看楼下娜塔莎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的男朋友,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巴基的一举一动都很正常,透着一种无懈可击的淡定。越是如此,史蒂夫的疑心就越重,他太了解巴基了,七十年前巴基就会用这种表情糊弄长官,把行军床下的成人杂志掩盖过去。现在巴基当然不需要再藏什么成人杂志,所以一定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是巴基不想让他知道的。


事实上,史蒂夫怀疑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这几个月来复仇者的任务一切如常,但是大家的态度都很不对劲。娜塔莎和克林特肯定是在有意遮掩什么,托尼甚至不开关于九头蛇和巴基的玩笑了。上周他还听见佩珀和托尼在争论要不要收购一家公司……唔,什么样的公司甚至能影响到托尼“光辉的英雄形象”?


史蒂夫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重点,他有好几个月没看见巴基在家看漫画了。尽管史蒂夫从来不看那些以自己和同伴们为原型的奇幻故事,但是巴基恢复记忆之后,漫画书可是成箱往家搬的。


这不正常,史蒂夫对自己说。他当然信任自己的同伴,知道他们毫无恶意,但是有事情被瞒着还是让他感到焦虑。


史蒂夫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对一个尚不习惯互联网和智能设备的人来说可不容易。


——————————


“有货吗?”巴基压低了声音。


“有。”德里克以同样的低声回应。两人就像犯罪组织接头一样完成了这个月的交易。大半年下来,两人已经基本熟络了,德里克还特意给巴基留了一本冬兵刊,两人此时正趴在柜台上研究剧情。


“我上个月给编辑部寄的子弹可能起了反作用。”巴基不满地嘟囔着,“前几期还好好的队伍,怎么说散就散了。”


德里克把另一本漫画指给他看:“这本更过分。看,你炸了。”


巴基拍桌而起,左臂铁片在衣服下开合数次,完成了一次自动校准,他阴着脸握紧了拳头:“他们怎么能这么解读史蒂夫……”


“冷静一点老兄,话说回来……队长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漫画里成了九头蛇吗?”


“我们都没告诉他,怕他心理压力太大陷入自我怀疑。”巴基又翻过一页,“干,泽莫怎么有脸说这种话……不过托尼前几天给我们暗示过了,如果这本漫画继续胡扯,他就要正式考虑收购问题,毕竟复仇者的公众形象还是需要维护的,托尼对他植物人的现状十分不满。”


德里克耸了耸肩,离开柜台去倒了杯咖啡:“如果斯塔克先生真的决定了,麻烦替我谢谢他,毕竟美国队长是我喜欢了几十年的英雄。”


巴基把自己右手边的糖罐递给他:“真巧,我也喜欢他几十年了……谁在外面?”


转身的一瞬足够让前杀手瞥到门外那个踟蹰着的黑影,巴基下意识就拔出了腰后的枪,把自己的全副注意力锁定在了那人身上——


门外那人拔腿就跑,巴基扔下手里的漫画,追了出去。


——————————


史蒂夫讪讪地摘下头盔,露出他闪亮的金发和湛蓝的眼睛。


巴基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你居然凌晨两点不睡觉,就为了跟踪我?我们的夜生活还不够丰富吗?”


史蒂夫下意识就要道歉,转念一想不对,立马理直气壮起来:“不要转移话题,巴基。是你先半夜溜出来的。”


他们站在小巷的巷口,路灯昏黄的灯光在史蒂夫脸上打下一道阴影。两人沉默着对视了很久,最后巴基在“美国队长的凝视”下不情不愿地服软了。


“我的错。”他简单地解释说,“我们都觉得,一个正派的老好人不应该被打上邪恶的戳,那对你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向你隐瞒关于你的漫画剧情。”


“就为了这点事?”史蒂夫有些哭笑不得,“我没那么脆弱,而且我也并不在意那些虚拟的故事怎么说。”


“这个世界用了二十多年才看到你的光芒,”巴基闷闷不乐地说,“我只是很不满,他们又一次试图把那个最好的你从人们的视野中抹掉。”


史蒂夫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巴基,只能上前把他抱住。他完全能理解巴基,在他为审判而奔波,为巴基的七十年杀手生涯而辩护时,史蒂夫怀抱着和现在巴基同样的心情。他们捧着蒙尘的钻石,乞求世界能停下来看一眼被埋没的光辉。


这个拥抱持续了足足十分钟,直到史蒂夫觉得巴基已经从沮丧的情绪中平静下来了。


“我们回家睡觉?”史蒂夫问。


“走吧。”巴基接过他的头盔,“不过我睡不着。你猜怎么着?他们画了这么一段剧情,你的手下把我给炸死了。”


史蒂夫皱起了眉头:“等等,我们回去把那本漫画拿上,我现在开始在意他们怎么对你了。”


——————————


德里克的书店依旧24小时营业,现在每月的深夜有了两个神秘的客人。


“史蒂夫,冷静!这只是个虚拟的故事!”

评论 ( 22 )
热度 ( 160 )

© 聿涯 | Powered by LOFTER